分類彙整:04-我的小生活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

平安夜。下午同爸媽一起看診時,收到老同學傳來的LINE祝賀耶誕與新年特效動畫,覺得可愛,立刻用它傳給許多LINE友。

當下覺得「解決」了此一節慶強烈的社交需求——連元旦也都不必先寄給人家什麼了。

繼續閱讀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

小學生看評審老師,跟大學生看阿伯顧客

昨晚冰店巧遇一店員,仍在師大就讀,是我當年《超級偶像 》節目觀眾,他認出我但忘記姓名,說我跟當年「也有點變了 」。我笑說,都八、九年了。

今天一查,自超偶不太愉快地卸任,是整十年前這個月。他若自第一屆看起,推算年齡應該還是小學高年級。小學生看評審老師,跟大學生看一個阿伯顧客,觀感可能就有差距。

繼續閱讀 小學生看評審老師,跟大學生看阿伯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