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04-我的小生活

色情暴力片與怪獸災難片

清晨三夢,但僅記得其二。

夢之一,第一次做色情暴力片。一個房間內多人,僅一位是我認得但不熟的朋友,前面大家在做啥不記得,後來有人雜交,我一旁冷看著,想到底何時可離去。鏡頭遠處有人拿出一堆白白的東西,剛開始還搞不清,後來看他們吸起來我才意識到在吸毒啊。小混混中為首的走過來,拿給我唯一認得(剛剛完事)的那個人吸,我暗想不要啊不要吸,但他吸了。我想真夠了,該走了,這已到我承受臨界點。

繼續閱讀 色情暴力片與怪獸災難片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

平安夜。下午同爸媽一起看診時,收到老同學傳來的LINE祝賀耶誕與新年特效動畫,覺得可愛,立刻用它傳給許多LINE友。

當下覺得「解決」了此一節慶強烈的社交需求——連元旦也都不必先寄給人家什麼了。

繼續閱讀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