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電視

《無照律師》看完第七季邁入第八季

其實,我不知道《無照律師》(Suits)的雙男主角之一派屈克約翰亞當斯(Patrick J. Adams)以及劇中未婚妻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在第七季結束後雙雙離開。

但最後一集知道後,也覺得這安排不錯。因為,從麥克出獄後,我就覺得這角色一直有違和感。某程度這算求仁得仁,讓他們夫妻去做跟大企業打集體訴訟的律師,似乎真的比較符合這兩人不那麼社會化的一面。

繼續閱讀 《無照律師》看完第七季邁入第八季

我看《未生》:「他很賣力,但很自然;很熱情,但不會過頭。」

吳次長在前同事面說張克萊:「他很賣力,但很自然;很熱情,但不會過頭。這個年輕人很清醒。」

哈哈哈,下圍棋的人最大優點肯定是清醒。就算棋子被吃了,棋局還沒完,就得繼續。一如我們人生,沒死之前都還得下。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他很賣力,但很自然;很熱情,但不會過頭。」

我看《未生》:更偉大的是能夠忘卻

張克萊被交付買低賣高的限時零售測試,硬著頭皮想走進以前的棋院時想著:「記憶力強的人很厲害,但更偉大的是,能夠忘卻。」忘卻,某程度可以等於聖嚴法師說的「放下它」。但我覺得在走投無路時,凡人最該放下的是,自尊心。

新加入營業三組的千科長說:「政治只存在於公司裡嗎?人生本身就是政治。」沒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個人在一起就可能有兩個搞派系。有人習慣當政客,連在朋友家人面前,都一樣開空頭支票或恐懼行銷。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更偉大的是能夠忘卻

我看《未生》:「有些人不知道正確答案,卻懂得解決問題。」

「雖然我的存在看似是全部,但只要站遠一點,就會發現自己不過是冰山一角。」張克萊這種領悟很實際。自己的存在當然是全部,但只要有主客體的對立,也都會變成冰山一角,這跟你是不是小職員無關,大總裁也是如此的。

反之,就算人人都只是冰山一角(有的肥有的瘦),但停下來,往內看,人人又可以是中心。一旦找到中心,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賺多賺少,也都是全部了。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有些人不知道正確答案,卻懂得解決問題。」

我看《未生》:沒有比和上司裸裎以對更不堪的事情了

《未生》第13集,四個年輕人的官運依然不同。張克萊受恩寵,安英怡犯大忌,張百基還在忌妒自貶的漩渦中,韓錫律率先頂撞了上司。

受寵的男主角,收到硬漢主管吳次長的一張卡片,頂樓那一段詩化的回憶,讓我眼眶潤濕。人都需要被偶爾讚美,儘管,只是一張卡片!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沒有比和上司裸裎以對更不堪的事情了

我看《未生》:苦悶的時候,特別該檢討原因

第12集讓人很爽,營業三組的提案順利通過,讓一干勢利眼的老男人也跟著社長的旨意,對敗部復活的案子豎起大拇指。

底層的三個新社員,以學經歷最好的張百基最不是滋味。一場他喝悶酒的戲拍得很好,裏面包含的複雜情緒,從最簡單對同儕先勝出的嫉妒、對別組一個爭議性提案為何取得戲劇性成功的困惑、對公司及領導人如此決策的不了解、乃至對自己曾看輕同梯張克萊的慚愧。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苦悶的時候,特別該檢討原因

我看《未生》:在一群雞之中鶴立雞群是有風險的

「圍棋裡事大局決定了局部,十九縱路十九橫路,就是棋盤劃定的天地界限。如果棋盤無限大,世間也是有無限機會的話,還會有勝負之分嗎?」張克萊說出了很有哲理的話。如果舞台、資源都無限大,機會無窮多,對也可以,錯也可以,總之有個沒有期限的課程,那麼考第一名還有用嗎?這接近佛法了。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在一群雞之中鶴立雞群是有風險的

我看《未生》:「你好像是抱著包容所有的事的態度進了公司」

「你好像是抱著包容所有的事的態度進了公司,就像是剛出獄的長期囚犯,為了適應這個社會,拚盡全力的那種。」這是金代理實在看不慣朴科長欺負張克萊,忍不住戳他的話。但這場戲就結束在他說完就走了,沒繼續討論張克萊應該怎麼做才能改善處境,而我們的男主角繼續美著一張臉,沒解釋。

說實話,台灣應該不可能出現這樣一種新進職員,如此悶,如此逆來順受,如此,高深莫測。就算只有高中文憑,也不可能面對霸凌這麼軟爛如水,早另尋他路。

繼續閱讀 我看《未生》:「你好像是抱著包容所有的事的態度進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