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彙整:十二月 2019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

平安夜。下午同爸媽一起看診時,收到老同學傳來的LINE祝賀耶誕與新年特效動畫,覺得可愛,立刻用它傳給許多LINE友。

當下覺得「解決」了此一節慶強烈的社交需求——連元旦也都不必先寄給人家什麼了。

繼續閱讀 什麼時候,變成不是在「歡慶」,而只是「解決」呢?

《婚姻故事》:當一方覺得窒息了,就是窒息

《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 很可愛,儘管一直在吵架,也沒有大場面或大主題。但能把這樣一宗離婚事件處理得絲絲入扣,運鏡與剪接不讓類似的爭吵產生重複感,編導還是很厲害。

比如同樣有家庭訪視員的橋段,太太對鏡頭講了半天,才讓觀眾發現是律師在幫她彩排。而先生那段,真有一個感覺多疑又詭異的女士,介入訪談與觀察父子用餐與玩耍,從頭到尾都讓觀眾內心鄙視:你真懂什麼嗎?你搞不好自己的私生活都一團糟呢。

繼續閱讀 《婚姻故事》:當一方覺得窒息了,就是窒息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金球獎提名六項的Netflix電影《婚姻故事》( Marriage Story ),男主角第一次見律師,準備接招演員妻子提出的離婚訴訟。精明的加州律師說:

「如果我們從理性出發,他們就會從瘋狂出發。然後和解後,我們將處在理性與瘋狂之間——仍然是瘋狂——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繼續閱讀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我讀《憤怒年代》:體內藏著憤青的思想家

《憤怒年代:共感怨憤、共染暴力的人類歷史新紀元 》(Age of Anger: A History of the Present)這本書,我電台節目已錄製過訪談了。

但我深入看此書,卻是訪問過後。此前只是略讀,而且覺得門檻過高,讀不太進去。

繼續閱讀 我讀《憤怒年代》:體內藏著憤青的思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