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特定責任感制約」的現狀

跟一位表演藝術界前輩聊天,提到很多年來積極寫各種觀後感,但在停用臉書後一併放下。

以前看試片、展覽、戲劇舞蹈音樂表演、演唱會,甚至什麼論壇、開幕、記者會,只要不是太不喜歡,常常邊看的時候就想著回家後要怎麼寫。

自己分析下,是出於三種責任感:

對自己:覺得走過必留下痕跡,反過來說留下痕跡也代表走過,所以,就算記憶不牢靠,但白紙黑字的紀錄總是痕跡。寫越多,彷彿鍛鍊自己思路更敏銳寬闊,將來回首生命也能更豐富,

對主辦方:人家請你去,給你公關票,給人家一些回報(或事後宣傳),屬禮尚往來、做做好事、維持關係。

對讀者大眾:既然有人可能看到,自己寫的東西說不定總有些啟發教育激盪作用,也算以寫作者、自媒體身分盡一點傳播責任。

而這三種責任感,在今年完全消失。

我跟前輩說,感覺很好。很放下。

因為所有的「責任感」都可能有陰暗面,一如「這都是為你好」「我罵你是因為還在意你」這些話背後可能有的陰暗面。

我目前想維持「無特定責任感制約」的現狀。

3 thoughts on “「無特定責任感制約」的現狀

  1. 《南方车站的聚会》今天首映,观感不佳。整部片子描写烂人在烂地的烂事。看后觉得不舒服。不知导演究竟想表达什么。人性?歌颂烂人们的人性?相信任何恶人都有不太坏的一面,但这不该成为烂人站台的主题。多少感觉刁一男这类作品都是在为烂人们站台。此片唯一的亮点就是胡歌的演技和造型。老胡的演技不错,在片中完全看不到梅长苏的丝毫影子,胡歌演这片真是苦头吃足了。哈哈哈哈

  2. 自由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而是不想做什麼就不做什麼

    11月26日吧,看了木心的《素履之往》
    有一段文字讓我印象深刻
    難得有一位渺小的偉人,在骯臟的世界里,乾淨地活了幾十年
    我首先想到的人是樂融哥

    沒成想1127日一個人的離世震驚網絡
    那個一臉霸氣卻溫柔至極的男人永遠也回不來了
    漸漸的瞭解後,覺得他也配得上這段文字

    剛看完《南方車站的聚會》
    看到胡歌稱之為的勳章的帶疤痕的臉
    不禁又在感傷,那麼嚴重的車禍他都回來了
    最好的高以翔卻没那么幸运……

    台灣的男人好溫柔啊
    這是談及此事我的朋友們的共識
    之所以跑題寫在這裡,實在是覺得活得乾淨的人好難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