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金球獎提名六項的Netflix電影《婚姻故事》( Marriage Story ),男主角第一次見律師,準備接招演員妻子提出的離婚訴訟。精明的加州律師說:

「如果我們從理性出發,他們就會從瘋狂出發。然後和解後,我們將處在理性與瘋狂之間——仍然是瘋狂——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這概念打中了我。

就算拉到近身的台灣選舉,你會覺得某些參選人與政黨,好像處於高度瘋狂中。

但我們也對台灣民眾的某種智慧有信心,各種「含淚」與「策略」投票中,都有某些奇特的「制衡」與「賞臉」並存。

所以,台灣也一如該台詞所說,「選舉後,我們將處在理性與瘋狂之間。」這點我並不太擔心。

但是——最重要就是這個但是!——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這才是我擔心的。台灣的民主、台灣的政治、台灣的媒體與社會,仍然中了那「一半瘋狂的毒」而住在病房。

4 thoughts on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1. 一半的瘋狂也是瘋狂
    譬如香港,本來初衷是好的
    被「一半的瘋狂」裹挾著,跑偏了
    我覺得無論有怎樣的訴求
    一旦走向「自毀」實在是很痛心

  2. 大家都搞不清楚為何要為自己以及後代利益著想選人而在為了悲情陰謀想當年投票,那真是傻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