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東亞》筆記:歷史是「對未來的一種主觀描述」

歷史學者宋念申在《發現東亞:現代東亞如何成形?全球視野下的關鍵大歷史》書中稱:「歷史從來不只是過去發生的事情,而是對過去的一種主觀描述。」

同理,命盤從來不只是未來註定會發生的事情,而是「對未來的一種主觀描述」。

有人認為算命類似「偷看考試的標準答案」,其實更精確的解析是:「偷看自己應試所寫的答案。」

算命未必是進入平行時空取得秘笈,好像《紅樓夢》寫賈寶玉到太虛幻境看了〈金陵十二釵正冊〉、〈副冊〉、〈又副冊〉,才依稀彷彿知道家中女兒們一些身世與下場。

而可能更像量子力學,觀察者介入之後,一種「可能觀測到其粒子性質,也可能觀測到其波動性質」的「波粒二象性」。

也就是,高明的解命人,可能同時告訴你「你將要寫出來的故事」,也透露著「
你這輩子可能說故事的方(手)法」。

正如宋念申說的,當今「中國」的概念形成並沒有那麼早,「清朝」與「中國」的概念在國際法文件裡互為指涉,可能要自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條約》始。

作者說:「清的多元帝國構建,最終表現在對『中國 』一詞的重新塑造上。」

當然清所塑造的中國觀,也就繼承下來成為今天的中國。

至於這繼承是幸或不幸,也許,要看觀察者的角度了。

1 thought on “《發現東亞》筆記:歷史是「對未來的一種主觀描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