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錯過的、與忘記的

整理資料時,忽然不確定某人走了沒有。一查,去年走的,但印象已非常模糊。

很多人一定以為我認識很多名人,其實還好。即便公眾場合或工作關係接觸,絕大多數私下沒來往,遑論熟稔。

想起近年離開的幾位台灣名人:

詩人余光中,沒見過。2017年12月14日過世。後來請長期擔任他編輯的九歌出版社陳總編,到「理性與感性」節目介紹大師修訂新版的《英美現代詩選》。

不知該怎麼稱呼頭銜的李敖,2018年3月18日過世。可能十五年前,我唯一一次去立法院訪友,在走廊與時任立委的李大師擦肩巧遇。那天他笑容和藹,就像普通大叔。

國學大師南懷瑾,2012年9月29日過世。讀過其一本本綜論儒釋道的巨著。大師晚年移居蘇州太湖邊,有舊識是學堂核心幹部,示意可安排我面見,但我終未行動。好像隔年大師就去世了。

作家林清玄,2019年1月22日過世。二三十年前曾和他同在圓神出版社出書。他是扛出版社業績的頭牌,我望塵莫及。似乎在簡老闆某次餐會中見過一次。那時大師還沒出事,沒去大陸發展。

同志紀錄片導演Micky陳俊志,2018年12月10日過世。早些年在試片活動見過幾次,活潑精怪,笑臉迎人。但她改叫「琪姊」後沒見過,臉書再見訊息時已重鬱纏身。

演員安迪,2018年12月2日過世。在「超級偶像」錄影現場幫女兒林吟蔚加油時見過,那一刻不像資深藝人,就像個普通慈父。

媒體人趙敏,不確定過世日期。剛入社會時認識,多年沒聯絡,我到鷗業新媒體工作時,她在中華電信新媒體處找過我一次,但不記得有無見面還是只有通電話。

作家李維菁,2018年11月13日過世。因形而上畫廊黃姊的餐會同桌聊得愉快,互加臉書,但沒私下再聚。即便維菁身後哀榮,創下作家第一本和最後一本都獲頒台北國際書展大獎,我也至今沒讀過她書。

作曲人殷文琦,2019年10月15日過世。上世紀九十年代合作多次,但最後見面應是我在飛碟華納公司最後一年,算算也是將近四分之一世紀前了。後來他去大陸發展,側面聽到的消息都不怎麼好。沒想到也這麼早去了。

歌手江明學,2019年6月自殺身亡。大學參加《全國大專創作歌謠比賽》後灌錄合輯一炮而紅,等我多年後也進入流行音樂界,已無交集。又多年後路經信義區香堤大道廣場,從天橋遠遠看到他在駐唱。

演員孫越,2018年5月1日過世。公眾場合見過多次,最後一回是中山堂旁的上海隆記菜館,我見孫叔叔與友人歡聚,便沒上前打擾。一別竟成永恆。

孫越五月過世,當年演唱他拿下金馬影帝的電影《搭錯車》原聲帶的蘇芮,六月獲頒第29屆金曲獎特殊貢獻獎。七月下旬,我和相信音樂合作的音樂劇《搭錯車》,在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丁噹接下讓〈一樣的月光〉、〈酒矸倘賣無〉等好歌繼續傳唱的棒子。

當晚,我們幫孫叔叔留了一個位子。

未來,一定也會有人淡淡想起:啊,那次是我與陳樂融的最後一次遇見。

11 thoughts on “離開的、錯過的、與忘記的

  1. 最近看司马懿,杨修临走的一句话“那时走与此时走,有什么分别”
    跨入2020年时,我还感慨去年离开的小表姑以及意难平的高以翔,还那么年轻,终究没有跨入新的20年代。
    时至今日呢,在焦虑中的人们会感觉比较幸运么,着实是全民在渡劫啊!
    就像某网友讲的,上天要拿走的我只能看着,上天要给我的只能接受
    祈祷平顺的度过此生!

  2. 您好,之前聽訪談聽到,江明學先生參加比賽是大四,他錄那張專輯的時候已經畢業了在等當兵。校園這麼大,大概沒有交集的人比有交集的人要多太多了。

  3. 謝謝您的回應。我高中的時候很喜歡看「超級偶像」,對您的印象是蠻舒服的一位評審;〈天天想你〉這首歌也是從小不知不覺中就很喜歡哼哼唱唱的。在這個網站發現您也是再興的學長,有一點開心。即使連一面之緣也沒有,但也許在這一世上生活過的人們,總會在某處相關連著。祝福您健康平安。

  4. 近五天豬寶寶突發幼兒急疹
    發燒腹瀉嘔吐
    幾乎24小時抱著
    昨日開始好轉
    這次於她於我都是一場磨煉
    努力生活期待下一次相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