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謀算:亞洲大局與全球主宰之爭》:任何國家都有恐懼,比較輕微一點的叫焦慮

看《謀算:亞洲大局與全球主宰之爭》(Asia’s Reckoning: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Dominance) ,很容易得到以下結論:

任何國家都有恐懼,比較輕微一點的叫焦慮。

美、日、中(此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國是本書主角,但二戰後幾十年也沒法真的化解彼此的恐懼焦慮、遠交近攻。

二戰結束,美國理所當然壓制日本,但當日本乖乖扮演「經濟巨人政治侏儒」後,美國歷屆政府又恐懼「日本第一」。美日各種談判中,蘇聯是一個共同的假想敵,中國是另一個,只要扯到假想敵,大家就會達成最後協議(看誰低頭)。

但等到小弟變成威脅(儘管只是經濟威脅),美國又想拉攏中國,在尼克森訪中後,美國很樂意讓日本先走一步,以化解國內阻力。而日本的親中派也藉機想甩掉美國箝制,以「正常國家」為目標、「亞洲價值」為說詞,實際上想捷足先登攀上「現在窮、但前景可期」的大陸市場。

很明顯,大家又想佔窮鄰居的便宜,搶先想打好關係,又不想背負西方世界率先打破鐵幕的道德鍋,美日政要各自遮遮掩掩盤算許多年。有時你是我的馬前卒,有時我是你的劊子手。

北京當然也不會閒著。蘇聯也是個好牌可打(北韓還輪不到),美國比較怕俄國的時候,中國就可以是制衡的搭檔,美國比較怕日本的時候,中國當然也可以是。

都說中共擅長統戰,國際政治哪一國少了統戰?不統戰的政府才是笨蛋,以為靠任一種「兩國邦誼」就可長治久安的人民是賤民。

看書中才更清楚,不同階段領導人或周邊政客,都有可能互相制衡(或各懷鬼胎彼此利用)。不只美日定期改選可能政府換屆,會一下親美親中親日,一下仇美仇中仇日,連中共專制政權不同時期,或同一時期不同派系,或甚至同一派系同一人,都可能有表面一套實際另一套的兩手、多手策略與戰術。

兵不厭詐,政治就是兵的上層結構,更不厭詐。政治,簡直是「樂詐」。

如果把各國各黨各官的言論攤在陽光下,大家一定會發現哪裡有半句好話,都在打對方算盤,都在踩對方痛腳,都在埋怨對方不配合或搞小動作。

但事實上,哪一國曾真正以考慮他國福祉為主要治國原則?不都是在不斷進行彼此的壓力測試,順帶減輕自己損失。只是有的表現得急驚風,有的虛與尾蛇採拖字訣;有的蠻橫赤裸如黑道商人交易,有的假仁假義卻暗藏圖窮匕首見。有的示惠懷柔是要你上鉤,有的現在不追究不索賠,是為了以後好操弄你的負罪感和國內「愛國教育」。

而中華民國在台灣,在本書實在不太重要,應該說美日中太重要了,重要到台灣當局只能非常偶爾地被當成不同「情緒」或「利益」的提款機。以為台灣很重要,甚至在別人很優先清單上的人,最好多讀點歷史。

看本書可瞬間提高你的「政商」(PQ,Political Quotient)。但單我提高了,沒啥用。

一如我近年努力看懂了各種天機啟示,也只是,書空咄咄。

在〈[書評]《謀算:亞洲大局與全球主宰之爭》:任何國家都有恐懼,比較輕微一點的叫焦慮〉中有 4 則留言

  1. 谋算,怕被孤立,怕任何一方拿到主宰权
    世界政局这盘大棋,博弈已近白热化
    总之,得道多助 失道寡助罢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