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聲

被某些人認為聲音還不錯的我,又被上天暫時取走這個功能了。一生中好像每隔一段時間就來這麼一次,自己印象最深的卻是一九九六年底,飛碟電台剛成立那次。

那時電台剛開,全體工作人員人仰馬翻,節目部、新聞部和工程部人員整整兩個月周周上班七天,還不計之前幾個月摩拳擦掌。我除了負責節目管理工作,自己有周一到五上午九到十點的現場節目「大夢想家」需要主持。

體力透支情況下,一感冒就事態嚴重,失聲三個禮拜才好,但也在中間大概第二週,自己過意不去,向彭國華、趙少康兩位老闆請辭節目,等病好後改調到週日晚間時段。

畢竟那是開台之戰,上上下下繃緊發條,正待建立調性與風格,哪能容許一個接替「飛碟早餐」的主要時段老由別人代班?而且還不知道代多久?於公於私,我的抉擇正確,但也經此一役變成塊狀節目主持人,不復擁有帶狀舞台。

幾年前另家電台籌備成立,曾有晚間十一、二點的時段問我要不要做,看上是我與光禹聲音氣質稍有相近,但我這非夜貓族,對於天天得凌晨兩點後上床的邀約,當然又只能說遺憾。

這次失聲,立刻想起的竟然是這一段和工作有關的往事。可見多多少少是在乎的傷心事。

比較不同的是:這次心情卻頗平靜,越來越知道萬事都有其因,有其節氣。既然病毒已入侵,業果已成熟,做好吃藥、禁語、喝水、用鹽或漱口水消毒、瑜珈脈動、休息,和外界聯繫改成email和簡訊,剩下的也只能安忍度過。儘管眼前只有台北之音節目是每月固定收入來源,卻很乾脆地向電台先請一個禮拜再說。

愛諷刺但無惡意的高中老友寫信道:「上帝說你話太多了,叫你暫時閉嘴,我代表芸芸眾生感謝祂的大能!」我笑了。

昔日電台同事寫信道:「能選擇安靜也是一種階級呢。」更耐人尋味。

以前還在上班當主管時,每逢失聲或喉嚨痛,經常高掛免戰牌,請助理謝絕電話,只以紙筆和人交談。這份特權,當然仰仗特殊環境和眾人支持。換做果是非得開口才有工資拿的人,恐怕欲哭無淚。

就像每每聽到受傷、生病的人,還得為生計拼命,就真的很同情。有的人不是缺錢,卻為顧全大局而必須咬牙硬撐——不管是抗煞(SARS)期間的醫護和後勤人員,或者像「霹靂火」的病號男主角陳昭榮——同樣讓人不忍。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都不由己了,你局部的胃痛頭痛喉嚨痛又算什麼呢。

還好,我的江湖很淺、很小,我需要背負的日常負擔不多,慾望也還恰當,可以給自己這樣一點特權、一條活路。那些病了卻還停不下來、無法休息的人,我想不是命運特別坎坷,可能就是野心太大。

平凡的人哪,還是要敬重上天在你身上行的旨意。大腦要你拼命,你的身體元能卻很可能不想喪命。
(2003.06.30)

anyShare分享到:

25 thoughts on “失聲

  1. 生病什么的
    最难受了
    特别是运动员
    腿伤了
    主持人
    失声了
    什么的

    保养在自己
    自有天注定
    还好
    老师这些年来
    声音都不错

  2. 就是因為聲音不錯
    才會讓它偶爾失聲
    休息休息啦
    不然它好會一直用它用它的
    這樣才會更珍視它
    我好像講多了話最後聲音也會變掉
    記得小學時候有同學聲音直接啞的講不出聲了
    老師讓他起來回答問題
    他只張嘴沒聲音
    老師就讓他坐下了
    當時還覺得哇失聲了真好
    可以不用回答問題

  3. 没想到会曾经失声那么久,
    天生的好声带,要好好保养,
    乐融哥应该不吃辣的食物吧,
    不播带状节目就有很多充裕的时间,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得失之间自有平衡。

  4. There is a euphemism in Silicon Valley;when cubicle rats AKA nerds,AKA valley professionals voice their opinions to their superiors and the response is wall of silience. We say that managements have ‘selected bandwidths’.
    FYI there is a company ‘Yelp’ recently went public,it based on the premise: Let the public rate everything and anything..maybe there is revenue stream in the future.And suprisingly enough ordinary folks like to feel ‘enpowered’and they yelped and rated everything and anything(too early to tell if there is positive revenue).
    LeRong,yelp and shout to your heart’s content,democratization at the most foundamental;everyone can have a soap box with blow horn. Please toot your own horn more often will be nice!

  5. 您的声音总给人以亲切感。偶而的失声,或许真是上天给您的小关照,让您暂时用沉默来看世界呀。XD!

    那种身体有恙了还不下火线的人,现在看来不多了。因为谁都清楚,在病中这般拼命换来的钱,基本总是会给斩你没商量的医生骗了去。这不自找的吗?-:)

  6. It’s always good to listen to your body. And you will get your reward for sure.

    Plus, you got an excellent reason to take a break.

    Laugh it off, and laugh it out with your wonderful words!

  7. kiko的回應有意思
    從「有聽沒有到」的裝聾作啞
    到「每個人都有大喇叭」的各唱各調

    我還是只能多數時間輕聲細語
    偶爾大聲疾呼

  8. 有人說:到了生命裡的某階段,該鬆的螺絲都會鬆。要沒鬆,這可是老天的恩賜。

    能珍惜恩賜的人是聰明人。我去年當了笨蛋… 瘋狂的商旅3個月後,耳鳴發作。醫生說這是壓力和飛機引擎噪音造成聽力損失之後的併發症… 可能無法復原(哇!變成貝多芬了… T_T)。真的要奉勸年輕一輩不要鐵齒,在音壓重的場合一定戴耳塞,千千萬萬別用耳機的音樂對抗重音壓,這可是火上加油!

    我聽老師昨天在影展裡的發言,聲音狀況很好啊。請保重,在台灣以音質好見長的廣播人可不多了…

  9. 我上次的失声是3月份,但仍然坚持上课。怎么这么巧呢?整一个学期也就3月份有课,偏偏一上课就感冒了,然后就哑了,咳个不停,口罩带了一个月。

    想想小时候,有时候期盼生病,因为一生病就可以请假,啥都不用干了。现在不行,长大了,做事要有始终,总是肩负责任。

  10. 老师通常
    是事过了才说。
    困在其中的
    当时
    压力有多大
    心里有多难受
    只有自己知道

    真心的默默祝福
    愿老师
    不管哪方面
    都不要那么
    辛苦了

  11. 咆哮版的樂融哥。哈哈

    我最佩服的就是
    有个终身成就奖
    得奖人居然是没奖金的

    还是我们陈大侠
    路见不平
    一声吼

    后来的得主
    才有奖金拿了

    乐融哥
    很正气的

  12. 台湾的土木系为什么这么出人才啊
    还都是文才好的
    :—)
    光禹也是土木系毕业

    凌晨的节目还是算了吧
    一个夜班
    两个白班都补不回啊
    还好老师没去啊

    不然

    一些中场醒的朋友
    要相伴到黎明了

  13. 是在全球化地獄裏沒法好好放假的人… (冷笑話說完了)

    目前駐點東京。

    常來老師這裡看影評,因為當地電影票貴得沒天良,放映品質也不好,要靠誠實的評論選好片才不會虧太多。

  14. TK
    好可爱哦
    在国外工作很辛苦
    做工程尤其辛苦
    记得这里还有位做工程的朋友
    也是常流血流汗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