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關注70:只能是「議題」,不能是「運動」?

香港朋友問我「議題」和「運動」有何不同?

原來話出5/12週六下午香港要舉辦的「國際不再恐同日2012」(IDAHOT)活動, 主辦單位邀請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為代言人的安排,引發其他同志團體質疑失當:「What To Fear?就係怕葉劉!」、「我們要平等公義的同志運動! -還我本色「國際不再恐同日2012」立場書

媒體也去訪問這位女性政治人物提到:「她也曾考慮到為IDAHO代言,可能影響保守人士對她的支持。她向本網記者表示,她曾諮詢聖公會的長老,後者表示不反對將同志議題設定成『反歧視』和『反欺凌』。她說:『佢地只係反對LGBT*社群將議題變成運動,譬如爭取承認同性戀婚姻等。很多其他社群對此的確很有保留。』」(*LGBT,是lesbian, gay, bisexual和transgender的縮寫。「佢地」,粵語「他們」。)

其實單以這一小段訪談,可看出她的保留,她本來就不是多支持同性戀。要說她是出來「騙選票」、「偷走運動路線」也未必,因為人家明擺的對這族群、這議題只是有條件、有限度的支持,該不該找她當代言人完全是主辦方自己要承擔的政治判斷責任。

我朋友比較關心的是:議題和運動有何不同?

議題,就是談談可以;運動,就是起而行動。議題,可以長久研究、討論,你說你有理,我說我有理。沒有要結論,也沒有誰能說服誰。

運動,就是比如上街、請願、連署、抗議、聲援、對政府或民意機構遊說等等具體行動,希望影響法律或社會整體生態。

西方宗教的主流立場向來反同性戀,所以他們只願意定位在「反歧視」、「反欺凌」很合理,甚至,已經不簡單。但捫心自問,所謂的「歧視」、「欺凌」在這些宗教衛教者、或非宗教但傳統衛道者心中、口中、筆下、日常行動裡,真的不存在?

如果他們自己都存在難以跨越的歧視、排斥、否定,說什麼有條件支持「反歧視」、「反欺凌」,真心嗎?誠實嗎?合理嗎?

原來,語言真能透露心態,天底下很多事情,果然都只能成為「議題」,不適合成為「運動」,更別談「改變」。

anyShare分享到:

5 thoughts on “陳樂融關注70:只能是「議題」,不能是「運動」?

  1. 議題
    可以不用當真
    運動
    去做了

    「天底下很多事情,果然都只能成為「議題」,不適合成為「運動」,更別談「改變」」
    議題能議出點結果也好啊

  2. 「原來,語言真能透露心態,
    其實單以這一小段訪談,
    可看出她的保留,
    她本來就不是多支持同性戀。」
    有時的確不知政治人物的言論到底有多少是真心話。

  3. 议题到运动,再到改变,一路下来不易呀。

    [议题]在大陆想来就是[研究]之意,研究、研究,再研究,到最后就无人追究了,也更别提上升到运动阶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