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夢想日記13:被「離婚」碎片掃到的女人

讀《華麗的冒險:西方經典的當代閱讀》裡的這段話,彷彿看到自己:「媒體是傳播訊息的,但九○年代的訊息已經變得短暫而不穩。一出現,它就被四分五裂,其中一些碎片獲得升級,剩下的被驅離舞台。……像許多人一樣,我倒了胃口卻仍然飢餓;我被鑄進『活在媒體裡』的模子中,興奮激動卻又充滿嫌惡。」

這些天,又有兩個兩個女人在媒體上被「離婚」這個訊息的「碎片」射到。

朱衛茵是其一,明明離婚了,每逢李宗盛、林憶蓮有什麼事都會被記者問到。好事也問,壞事也問,真慘。還要被懷疑在背後搞破壞!她的傷疤怎麼能正常地結痂?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迫表態。

另一個是陳文茜。她說要和民進黨「離婚」,「離婚」只是比喻,民進黨副秘書長兼文宣部主任李旺台卻咬定她用這種「意象」不當,譴責她在此時破壞民進黨團結。真是太好笑了。團結真是這麼不堪一擊,又哪裡有真正的「團結」可言?

說穿了,除了權力鬥爭,男性沙文主義者打心眼底是不能容許女方先說「離婚」的,「應該是只有男人休妻啊!」他們大概還這樣想。

看夏珍幫陳文茜寫的傳記《文茜半生緣》,發現她一路真的是在跟昔日的黨外、後來的民進黨「談戀愛」,難怪一夢醒來有離婚之慨。

現在的政治玩法已經跟戒嚴期的發傳單、闖關、編刊物不同,陳文茜固然曾以告別悲情的行銷手法為民進黨轉過型,但現在檯面上的男性政治動物又已經轉成另一個型了,她——和稍早的林正杰、現在的許信良、施明德——所代表的浪漫,無寧只有落寞。
(1999.03.31)

3 thoughts on “網路夢想日記13:被「離婚」碎片掃到的女人

  1. 原來這段話出自這裡
    當愛情變成了親情或者是無情
    一切終將歸於平靜或者分裂成碎片
    當愛已成往事…

  2. 文茜是和党「谈恋爱」
    老师是大部分时间给了文字、音乐、电影、绘画、修行等艺术和其他
    "愿一生以歌 投入每天永不变"的情怀与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