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關注100:南韓青少年不想養老人?

看到聯合報一條新聞:「南韓青少年 不想養老人」。

標題看來聳動,內文其實是:

南韓「聯合通訊社」報導,女性家族部和統計廳去年進行調查,人口老化之際,南韓青少年對撫養老人的看法大幅改變。去年調查時認為「應該由家人贍養老人」的青少年僅占35.6%,遠低於2002年的67.1%。認為「應由家人和政府、社會共同照顧老人」的青少年占50.0%,比十年前調查時的20.5%增加一倍多。認為為「應由老人自己照顧自己」占10.9%,「應由政府和社會照顧老人」占3.6%。

十年來青少年更加「為己」?好像是。但十年來世界變成怎樣?政治經濟環境軍事貧富乃至消費方式,能說年輕人不該對未來更恐懼?至少,不安?

再說,「應該由家人贍養老人」本就不是唯一選項,要我來選,也會選「應由家人和政府、社會共同照顧老人」,只是,不知道政府和社會能不能靠罷了,所以我還是得做好自己要負擔二老(以及自己!)的心理與經濟準備才行。

但政府與社會該不該袖手旁觀?當然不該。尤其這已經不是個案,而是集體老齡、超老齡社會。

重點不在指責(或意圖挑起兩代對抗)多數青少年不願意像古人一般「孝順」(現在多數寵壞小孩的家長,在家庭教育裡有要求他們孝順過嗎?),而在不妨問問那些選擇「應由家人和政府、社會共同照顧老人」的人,你願意肩負起多少比例的責任,來實現「應由家人和政府、社會共同照顧老人」的目標?

比如,你收入願意被政府抽多少比例的稅,以支應政府與社會提供的老人照護安養福利?

我想這樣的問卷,比較可以深入讓答題人知道:不是光把責任從自己家庭推向抽象的「政府、社會」就好。

很多學院派設計的問卷超無聊,一點都不好玩,也沒有窮追猛打深入挖掘的能力。簡化的問題,簡化的結論,正符合簡化的媒體需求。

anyShare分享到:

12 thoughts on “陳樂融關注100:南韓青少年不想養老人?

  1. 感覺韓日國家都是非常尊重老人的
    孝道文化教育傳統令人印象深刻
    很多的禮儀都傳襲的很到位
    原來這十年有這麼大的變化
    養老是得結合家庭、社會、政府的力量
    不知此時不成熟的體系讓人如何依靠
    我也希望自己有能力為自己養老

  2. 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那理应对本国的老人负担起大部分的经济责任(比如主动降低在医疗保健和护理上个人费用)。而作为子女,只要能用心尽其全力敬孝则可。

    这次去俄罗斯游所了解到的:俄罗斯民众除了在水电气这些公共事业费上全是免费外,上学的所有费用也全免,特别是全民的医疗的诊断治疗检查费都是政府买单(医院只管开药,民众自行去任何一家药店买药的支出一般也不大)。所以,尽管俄罗斯人的退休金不高,但该国的老年人基本都不会为自己存多少的养老钱。因为该国的民众养老据说都是靠政府。这其实主要就是得益于前苏联解体后,特别是普京执政以来的领导有方。

  3. 4楼
    还是应该多走走啊
    这些信息
    我们哪个媒体会发布啊

    国际接轨
    中国特色
    多是在加重老百姓负担

  4. 这我就不清楚了。呵呵!

    估计是觉得在咱中国好赚那些人傻钱多的国人的钱吧。行前听说俄罗斯的食品上物价挺贵,但我在那里也去逛了一家大卖场和一家小型超市,感觉也没有想象中的贵。而且有些食品超便宜,便宜到不可想象的地步。呵呵!

    比如俄罗斯人常吃的大列巴,其实价格间差距挺大的,但政府为了保障低收入的民众能吃的起,于是下令无论物价怎么上涨,一些大列巴和牛奶无论多少年都必须一分钱都不能上涨。

  5. 列巴味道应该也分好几种的。估计你吃的那种是特硬的那种吧。呵呵!

    这次上飞机回程前,我在莫斯科的欧尚大卖场也买了个不太硬的大列巴,口感还不错(微甜),至少不难吃。俄文虽不识,因看到当地民众买这种列巴的不少,价格也不贵,所以就买了一个(当时就想如果不好吃也不会上大当,结果买回来一尝味道尚可。呵呵)

  6. 我吃的那种直径五十厘米左右
    我吃了一小块
    还算软 不硬
    只是不甜也不咸
    太"纯"^_^

    我从南韩扯倒莫斯科
    真是不好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