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楊培安:張雨生遺作「黃河長江」三版本問世始末

在音樂魔術師-張雨生離開我們的第16個年頭,一首曠世鉅作-“黃河長江”,已於4月24日正式在KKBOX與MYMUSIC以數位上架形式問世.三個版本的EP(分別為:張雨生與楊培安的demo合唱版;楊培安與卓義峯的重新編曲合唱版;以及楊培安的重新編曲獨唱版),花費了許多幕前幕後音樂人的心力,所有的一切,都只為了讓雨生的聲音與作品,再次於華語樂壇發表.

在”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發行時,雨生最貼身的工作夥伴,著名的混音師-王俊傑(K哥),就將雨生離開我們前,尚未來得及正式發表的創作demo,一首首從DAT轉錄到電腦中,且不斷地加以修復,使demo的音質能夠盡量達到好的品質.

事實上,在”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發行後,王俊傑(K哥)仍一直努力整理與修復雨生一些未在”如燕”中發表的demo.除了2011年11月楊培安”Those Year…”專輯收錄的”夢見”外,此次發表的”黃河長江”也是僅存的31首demo中的其中之一.

在過去的近二年時間裡,王俊傑(K哥)、楊培安,與雨生的家人一直保持著聯繫,就demo的內容與歌詞部份做了無數次的校對與聽寫,以確認是否之前曾經發表過,也力求能還原雨生原歌詞的字句.畢竟其中的許多demo,雨生當年並沒有留下手稿…

就在眾人聽寫歌詞與校對demo是否曾發表過的漫長日子一天天過去時,雨生的家人在一次整理雨生物品時,意外發現了他當年留下的一本筆記本,裡面有雨生許多手稿.其中歌詞部份最完整的就是”黃河長江”一曲.這對當時已經懇請雨生當年御用編曲-Koji Sakurai(櫻井弘二)先生製作”黃河長江”三版本EP的楊培安來說如獲至寶.由於雨生”黃河長江”demo中演唱的歌詞與筆記本中記載的歌詞有很大的差別(demo中雨生唱的歌詞較少,著重於器樂部份),在張家人表達希望能將所有筆記本中的歌詞全部唱入重新編曲的版本時,當下人在台北的強力錄音室已準備錄音的Koji Sakurai(櫻井弘二)先生,馬上開始修改編曲.爾後經過不斷的修改,重新編曲的二個版本才得以問世.

過程中,最後也最難完成的是雨生與楊培安的demo合唱版本.光是試著將雨生的vocal從原demo中抽出的工程,就耗費了王俊傑(K哥)超過半年以上的時間.原本希望將雨生的vocal順利抽出,加在新的編曲中;無奈努力到最後,連原始的DAT帶都試到斷到再重接,也只能在demo backing的部份下,完成二人的合唱.這也是為何此一版本較其他二個重新編曲版本時長短的最主要原因.

在製作”黃河長江”一開始的發想,楊培安就設定要完成三個版本.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希望藉由此一單曲的問世,讓雨生的聲音與創作才情能繼續在華語樂壇流傳;第二,與雨生的合唱,並邀請卓義峯來合唱,是希望表達傳承的意境.雨生,楊培安,卓義峯,對聽眾而言,是三個不同的聲音,也分屬三個不同的世代.在”黃河長江”的EP中,卻唱著同一首歌-張雨生所創作的作品!!!楊培安與卓義峯除了希望藉此表達對雨生的敬意與思念外,更希望以實際行動呼籲所有喜愛雨生的朋友們,繼續將雨生的作品,生生不息的傳唱下去.

在編曲部份,要感謝Koji Sakurai(櫻井弘二)先生的巧思,邀來了五月天的團長怪獸與雨生生前最佳吉他搭擋-黃中岳老師.二位的吉他獨奏有如歌名”黃河長江”,似二條河流貫穿全曲,而二位不同世代優秀音樂人的合作,恰恰也與此曲所想傳達的”傳承”意境相契合.加上21人的絃樂與live band的製作品質堅持,讓”黃河長江”得已呈現此曲應有的壯闊氣勢.

在整個過程中,楊培安最要感謝的,是張家人的信任與支持.充其量,楊培安只是一個雨生的歌迷,卻能獲得雨生家人的認同與授權,讓他得以一圓心願.沒有雨生,不會有”黃河長江”的問世.所以此次EP的數位發行之所有收益,都會悉數交給張媽媽.之後可能的31首未發表demo發行也是如此.

anyShare分享到:

8 thoughts on “(轉載)楊培安:張雨生遺作「黃河長江」三版本問世始末

  1. 说实话:曾经的我只对张雨生所唱的歌有所了解,直到这两年因在你的自选辑和微博中才知道了杨培安。而随着对培安其人其歌的越来越多的了解,才让我真正认识和越来越多的了解到了张雨生究竟是个怎样的歌手、怎样的人。

    而杨培安这些年为雨生所做的一切,通过自选辑、通过乐融哥您的微博,就是我这样一个不曾真正认识培安本人的纯普通的大陆听众,真是由衷地深深的感动着、敬佩着。此时我最想对张雨生说的就是:“雨生,虽然你走得早,但你这一生真的没白活;你的艺术生命至今都在被有热情、有信仰的音乐人传承着、发展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