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夢想日記:受傷的野獸,總容易要對方「加倍」償回

為了石原慎太郎來訪,李敖先生昨天在電視上又大罵李登輝總統,用詞是:「那個不要臉的賤種、賤貨!」我跟媽說:「美國也沒有這樣罵總統的吧?」不管解嚴不解嚴,不管對象是不是總統,在大眾媒體上這樣粗鄙的罵人,李先生真的太激動,也毫不顧教育示範了。

看他氣得臉紅脖子粗,我有點怕他老人家當場心臟病發作!

我佩服他像烏鴉一樣不斷提醒我們這些「健忘又無恥的」(李先生語)中國人、台灣人,日本人犯的南京大屠殺和二次大戰德國人犯的猶太人大屠殺,但是,他極力鼓吹「正義」與「復仇」,並援引聖經「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金句,認為要效法以色列人,把當年強姦殺人的軍人們一個個從天涯海角追回來,殺掉!我要說這和我的信念不合。

聖經上的話與其是說「報復的必要」,在我有限的解讀裡,不如說是約束「報復的邊界」,你不能要求對方付出他不該付出的部分!你最多只能要求他以他的眼睛賠償你的眼睛。這與儒家所謂「不遷怒」有互通的道理。

因為人類在憤怒的火焰中,最難忘記的就是份際。我們像受傷的野獸,總容易要對方「加倍」償回,甚至,非要對方一起毀滅才甘心?

我後來進房間把門關上,不想再聽到有人用高八度的聲音,整晚喊著「復仇」與「正義」。國家與民族、外交與歷史的問題當然可以討論,但是天天罵人,這對我真心想要追求的世界,於事無補啊。
(1999.11.17)

5 thoughts on “網路夢想日記:受傷的野獸,總容易要對方「加倍」償回

  1. 寫的真好,相當贊同
    中國人要永遠銘記這段屈辱歷史
    但是如果真能實現把對方追回來一一殺掉
    和當年的「惡魔」行徑又有甚麼區別
    冤冤相報何時了,復仇的種子要一代代延燒?
    最大的報復不是復仇,而是讓自己變強大
    不為復仇,不為霸權,只為世代再不被欺凌屠戮
    我們努力學著寬恕,日本,卻欠一個道歉!

  2. 氣得臉紅脖子粗,我有點怕他老人家當場心臟病發作— He ain’t gonna go quietly. Mr. Lee lives for that over due phone call from Stockholm with a prize of literary pinnacle.
    Mr. Lee is narcissus personified.

  3. 呵呵,李敖啊。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人物啊,價值觀似乎與常人不同,自然言論也不同反響。
    以暴制暴的意義有限吧?戰爭裏沒有贏家,所以才要反戰。
    如何追究"戰犯"的罪責及實施懲罰,很難統一的命題,不同文化和民族各有各的立場和角度。
    他也只能說說而已。

  4. 李敖的言論確實有過火的地方,但是,各位也許太年輕,並不瞭解,日本這個民族,他們從1895-1930年如何對待台灣這個殖民地的人民的真像對1931-1945這14年間對中國人的殘酷,我之仇日,是因為他們完全否認這些罪行,侵華,叫進出支那,南京大屠殺,是虛構的故事,慰安婦,是自願的,身為這些人的後代,我們能無感覺麽?我們不能拿自己的心,去比日本人的心,因為,他們跟我們不屬同一民族,體內流的是不一様的血。
    今天,我們只是要日本人為過去他們對待我們的不人道行為道個欠,他們都不願意,我們還能不堅持,還要讓步嗎?
    從釣魚台事件我們可以看出日本人的面目,中日第三次戰爭並非完全不可能,只是時機未到。

  5. 坐牢坐太久了,對人性看法悲觀,
    他就是一個戰士,不停的革命,革命,再革命,反正永不安於現狀,也許不停罵人可以讓他的心感到平衡一點,那麼多年的牢獄生活,非常人所能體會,能感覺出來他在追溯一切根源,並企圖顛覆它們,復仇也好,大義也罷,我都佩服他的勇氣。
    也許是恃才傲物吧,口出市井臟言,只要大的方向對的,還可以諒解,我只能說,換了我我不會那樣說,但這並不影響我對他的看法:一個充滿智慧和激情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