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以心念驅動現實的另類愛情

挪威片「盲」(Blind)有個吸引人的題材,女主角從開場就失明了,而且身心低落不想出門。接下去怎麼演,怎麼與其他關鍵人物互動?

編導艾斯基佛格(Eskil Vogt)運用了多部電影曾用過的解決方案,以女主角寫作來帶出其他虛實交錯的人生。包括先生、先生外遇對象、外遇對象的偷窺者等,串起一個另類的雙生雙旦尋找愛情的故事。

可能同理心太強,大量用眼的我某程度被失明這件事情的恐懼牽著走,壓倒了對片中其他主題的關心。隨著女主角生活細節的展現(當然多數是不便、笨拙與危險的),我常常腦筋會跑去如果現實中我也如此我該怎麼辦的擔憂。

可是這畢竟還是劇情片不是視障體驗片,回歸劇情,導演剪接調度的功力強,但以作家的心念驅動現實主角產生連動此類手法,並不特別新。片尾的某種樂觀處理,也與籠罩一個多小時的悲觀色調大相扞格。

走出戲院,那厚重的人生寂寥況味,我個人是有點無法立刻排遣的。

另外要說一點,女主角艾倫多莉彼得森(Ellen Dorrit Petersen),某些角度一直讓我想到葛倫克羅絲(Glenn Close)哦。

2 thoughts on “「盲」:以心念驅動現實的另類愛情

  1. 当剧中人事与己产生共鸣的时候,便是戏如人生的最好诠释。

    而这种感觉常常多是悲情的。

    想再次说,平时多做眼保健操是对眼疼很有好处的。(前提是你不得不用电脑创作)当然若能回归只用笔写稿,对眼最好。

  2. 有些擔憂的是,樂融哥太強的同理心
    人生多寂寥,盲人的世界更有太多的不易
    有時太悲觀的色調太厚重的況味
    您也要選擇性的看看
    當然,電影的震撼力只有在看完後才真正體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