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專欄:「廣播金鐘獎」頒獎何妨拋棄電視、回歸廣播?

當過評審與頒獎人,但對廣播金鐘獎,我其實看得很淡。

比起電視金鐘獎,廣播金鐘獎真的很冷門。不管對社會大眾或媒體。

冷的原因其來有自,廣播很傳統,但早就不是多主流的媒體。不聽的人占多數,聽的人也很多只是某一情境或環境才聽(比如開車或在店裡)。

本就是專業圈內的獎項,不管哪些人入圍,這些入圍者幾乎沒聽過其他競爭者的節目。一般說來,就算廣播主持人、製作人也很少常態去聽他台節目,更不要說出了電波範圍就聽不到的頻道。

當年我主持台北之音帶狀節目,常聽到身邊人或接觸到的人說聽我的節目,等我這幾年在竹科廣播(IC之音)做一周一次塊狀節目,台北朋友或交際場合沒有半個人跟我提過我的節目(我的「理性與感性」除了IC之音,還獲得美國洛杉磯KAZN1300中文電台、政大之聲、輔大之聲參與聯播呢)。

用網路特意去收聽非居住所在地台灣其他縣市廣播當成休閒習慣的人,在國民比例中微乎其微吧。

如果連圈內都如此,記者、大眾沒聽過絕大多數這些入圍節目、單元、頻道,完全合理。

一個連入圍標的都不知道、不確定、沒感覺的獎,怎麼討論,怎麼共鳴,甚至,如何反對?

電視金鐘,好歹很多人還能說出:為什麼某某某沒入圍?廣播金鐘獎,很難吧。要抱不平,應該也只是針對人而非作品。而人,基本上只是印象分數,跟作品好壞無關。

常在想,台灣很多獎,是否一定需要一個電視轉播的頒獎禮?如果入圍名單對大眾的意義不大,典禮娛樂效果少,有需要在電視播出幾個小時,然後大家再來說典禮不怎麼樣,話太多、時間抓太緊不夠讓得主暢所欲言(我嚴重懷疑身為觀眾,我們真有興趣和慈悲心讓電視機裡的陌生人暢所欲言?!)。

社會上很多專業獎(從神農獎到金擘獎),不都自己在一個場子辦掉,專業人士齊聚一堂、互相表揚。否則士農工商百百種,為何覺得他們的成就不值得上電視曝光?

就算同樣是媒體,平面媒體、網路媒體、甚至廣告界,怎麼沒有一個獎讓電視台轉播、甚至直播?

如果廣播真是個有影響力、有特殊表現性的媒體,廣播金鐘獎乾脆用廣播聯播來呈現。那也不會有被電視台預算和時段掐著脖子走、電視製作單位不懂廣播特性、要找哪些來賓與頒獎人稍微哄抬典禮「星光」的種種問題。

如果回歸廣播自己榮耀廣播,廣播人可充分發揮聲音藝術、聲響魅力、神祕特質,伺候與回報長期真的「聽」廣播的人,同時能夠真的剪接出某些節目內容,讓聽眾真的聽到那些入圍者(至少得主)精彩之處。現行的電視轉播典禮,除了入圍介紹那幾秒鐘的蜻蜓點水,毫無真正「可聽性」。

電視很貴,也很現實,畫面感不夠強烈的典禮,真的有需要一再屈居人下?

anyShare分享到:

8 thoughts on “udn專欄:「廣播金鐘獎」頒獎何妨拋棄電視、回歸廣播?

  1. 说起广播,想起马世芳最近在上海讲座,说现在广播在台湾是弱势,自己的广播节目连广告都没有(因为拉不到)。
    他和母亲一起,还说起那时李宗盛拿了一张成绩单和他母亲聊了好久,上面全是红字,那张成绩单现在还在他家。
    我又想起乐器展会上,看到过李宗盛的木吉他工作室。

    -——————————联想与漫想暂时到这里———-——————-

    想起自己听老师广播也三年了
    一直有听
    做得好啊 愿一直听下去

  2. 专设一个广播类金钟奖每年在电视上直播,花钱多但作用不大,真是没多大意思。但如果真让此奖项完全回归到电台,是否又会让本就很冷的电台节目更被冷落呢。

    所以在想,如果能将广播金钟奖搭配到电视金钟奖里一起办颁奖礼,或许还多少可以给电台人创造些吸引听众的机会。

  3. 哈哈哈!事情是这样喔!

    不过常言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所以现在是否又可以考虑两者再合起来了呢!(精简+改良的新合方式):)

  4. 如果回歸廣播自己榮耀廣播,廣播人可充分發揮聲音藝術、聲響魅力、神祕特質,伺候與回報長期真的「聽」廣播的人,同時能夠真的剪接出某些節目內容,讓聽眾真的聽到那些入圍者(至少得主)精彩之處。

    对老师这段真的特别期,忍不住单独拿出来。

    老师的这个如果 如果成真 那将是听众多大的福份啊!

  5. 感觉文中乐融哥提出的这些回归内容正好可以作为两者再度牵手时电台颁奖部分的创新版块。

  6. 想到了您曾為廣播界朋友寫的這句
    「廣播雖寂寞,卻永不消失
    給我空中的兄弟姐妹們」
    廣播雖寂寞,卻有自己的驕傲
    不需要一再的屈居人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