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上游》書摘:在中東,宗教約束力超乎想像

張瑞夫《絲路上游:橫越亞洲的永夏之旅》(時報出版)

隔天在我整裝上路前發生了一件插曲。阿里的手機在夜裡失竊了,會確定遭竊是因為手機已被關機,家裡也遍尋不著,這在小村子裡可是大事。阿里的爸爸氣呼呼地揚言要抓到兇手,我覺得好尷尬,再怎麼推論睡在阿里旁邊的我嫌疑最大,急忙離去反倒像畏罪潛逃,畢竟大家都知道我的手機掉在中國,幸虧阿里始終信任我,沒把我當成嫌疑犯。

後來阿里告訴我,他們決定捏造一個名義邀請大家到家裡吃飯,但那只是一場鴻門宴,甕中捉鱉的戲碼。入席者須當著其他村民的面把手放在可蘭經上發誓自己的清白。此舉令我想起伊朗電影《分居風暴》中最後的情節,簡直如出一轍。在中東世界裡,宗教的約束力遠遠超乎想像,可惜我無緣親眼目睹這場審判。

在〈《絲路上游》書摘:在中東,宗教約束力超乎想像〉中有 1 則留言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