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數夢

今日清晨擁擠之夢:

認識的夫妻檔藝廊老闆,在藝博會擺攤,旁邊是他兒子另起一攤,有別苗頭之意。

王輅鈞問某首詞是否我幫某舞台劇所寫,我說不是,他記得是。我就說你查出來我再確認下,他查出歌名,還是薛岳唱的。我告訴他真的不是。

蘇來從門口經過,我問許乃勝:「蘇來現在不是住在北部嗎?」乃勝聽不清。我不敢講太大聲,重複問,乃勝還是聽不到,如是三四回。

逛到一堆滿石坡的廢墟,陳昇蹲踞其上。我和他談到拍攝自己的困難,他說就把攝影機架好開拍不就成了,我說不是技術問題,是測不準定律帶來的觀察者的「自覺」問題。人是難以被客觀自拍的。前台北之音企製小嘉經過,說:「你們的對話好難啊。」

一群支持「領養代替購買」的愛動物人士想整(據說不支持的?)王丹,把他不加糖的黑咖啡多加些糖。越加越多後,馬克杯裡的咖啡凝結成一塊黑色厚餅。那些人怕把王丹毒死,把杯子偷走丟掉。

anyShare分享到:

10 thoughts on “清晨數夢

  1. 是呢,好复杂

    我梦到自选辑更新之快让自己感觉有些陌生
    定睛一看,应该都是之前看过的文字
    为何这段时间在我的记忆里是一片空白
    在惊恐自己失忆中醒来

  2. 今晨這串夢的結論:

    1.畫廊老闆的兒子不好
    2.王輅鈞記性不好
    3.許乃勝聽力不好
    4.陳昇儀態不好
    5.王丹的咖啡不好
    6.我睡不好

  3. 清晨这五梦记得如此清晰,你真的没睡好。一定早醒了吧。王丹,现也在台大教书吗?

    自凌晨那一政治梦后,后来我都没有再做新梦。只是后来一整夜都没睡踏实,好象一直都是半醒状态。完全醒后,习惯性的望了眼小书架上那面国旗,再一次想起凌晨的那一梦,耳边同时传来半导体收音机中的早新闻:本市电子版台胞证今起正式启动受理。

    唉!再一次看了眼小国旗。

    再悄悄说一声:前晚我有梦到某人喔。哈哈哈!

  4. 发现你常用到许多沪语,而且那次你来沪时,当时你也听的懂人家用上海话回答的”雷锋‘’,所以我早就想问你了:平时你确实听的懂不少上海话,是这样吗?^ω^

    今看到本文中用到“别苗头“后,让我想到正式问你这个我由来以久的小好奇。xdd!

  5. 我想说我自从来了宝岛台湾以后追偶像剧追的有多幸苦,哎,今天彻底看不了了,我的男神我们还是梦中相会吧!

  6. 噢!噢!噢。但台湾国语中确有许多上海方言,想来应该是1949年前去台的沪籍老兵们带去台的。

  7. 补写楼上少写的四个字:听你讲的国语中确有不少沪语,……

    现在又想到上次你在接受电台访问中讲的那句上海话:狗皮倒灶!当时我真是笑翻了!

  8. 一时兴起想总结下我目前知晓的台湾国语中的沪语,如下:

    1、穿帮
    2、别苗头
    3、轧苗头
    4、轧姘头
    5、搞七捻三
    6、吃豆腐
    7、狗皮倒灶
    8、脚踏车
    9、不搭嘎
    10、灵光
    11、笃定
    12、拎不清(这个词平时在上海话中的使用频率相当高,不知台湾国语有否?这个词我不太确定)

    我想到的这些,应该没错吧。哈哈!而且相信台湾国语中肯定还有很多很多的上海话沪存在。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