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腦比我好很多的「數學謀殺案」及其他

2007年西班牙鬥智兇殺片「數學謀殺案」(Fermat’s Room),遊走在商業與藝術間,聰明別緻得讓人佩服。從開場的趣味盎然,到中段的懸疑驚悚,每每讓人以為猜出兇手動機(而稍感無聊),又翻出新意。
四位高智商主角在一間道具斗室中求生,猶如殘酷實境秀,儘管聽不懂裡面任何一道數學謎題,但不影響觀影樂趣。結尾開了數學界一個玩笑,其實也是幽了人類大腦一默。世界總這樣,留點待解之謎,也不錯。

2013年「末日哲學家」(After the dark)聰明、冷調、懸疑,一場師生弄假成真、似真還假的課堂思維實驗,探討核爆之後哪些人值得活命、文明得以延續。儘管結尾畫蛇添足落入師生戀忌妒窠臼,但仍算是別開生面的藝術嘗試。乍看「反功能、反實用、反邏輯」,其實只是不想讓大腦取代了心靈。光憑這點人文氣質的呼籲,已可原諒所有矯揉做作處。

也許太多天災人禍負面消息,電視金鐘餘波盪漾,文化部出事、熟悉的長輩猝逝、吳恩文二度吸毒被逮、朋友上海就職後不堪負荷進退兩難、蘋果音樂服務悄悄低價搶攻大陸、甚至俄羅斯空襲敘利亞…這時看到金馬獎入圍名單揭曉,忽然好沒感覺。可能不喜歡的片還是不喜歡,喜歡的已鼓勵過了,陌生的片子更佔大多數。一時沒太多感覺是正常的吧。

anyShare分享到:

5 thoughts on “頭腦比我好很多的「數學謀殺案」及其他

  1. 看到《聂》获11项提名的那一刻我倒抽三口气:My God!这是现在金马的欣赏水平???

    要我评《聂》顶多可获“最佳摄影奖”一项提名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