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同流合烏」:只能取悅某些「同」溫層

2016-08-28

不管是觀影或下筆時都有些掙扎。某方面,我佩服雲翔導演散盡千金也要一直拍同志情慾藝術片的雄心,一方面對他已拍到第六部片(不管前期是否與人合拍),在基本敘事能力上的欠缺仍難忍受,前後矛盾的生硬感揮之不去。

開場的夢境,從音樂、美術到鏡頭都撩人,SM異色做足;男主角第一堂課後對滿室同學的全裸性幻想也算新鮮;但後面師生勾搭許久後,曼谷第一次做愛,本該是戲劇最高潮,卻非常乏味,既不唯美也不驚心。

再來,大陸男模賀飛首次拍片就獻出華語影史勃起自慰到射精全程紀錄(台灣電檢真的很開放),在大銀幕上看來震撼又尷尬,似有蔡明亮影子;但結尾兩男兩女(故作)烏托邦地群交,又乾巴巴地拍不出人物絲毫個性,有如在看廣告或MV。

前面課堂高舉同性戀,中後段起卻忽然開始為雙性戀辯解,而呼完口號後,情節上又雙性得讓觀眾無戀可感,完全無法同情兩位男主角對女友的情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裡面有演員很大的問題,但編導問題更大。

處處援引三島由紀夫與蘇格拉底以營造師生間的文青氣質,但只有動嘴皮子,不見肉,更不見骨。我沒嗅到三島愛到死的悲壯,也沒有蘇格拉底一生論辯的明晰。當男大生看到三島小說中出現的廟宇,竟然立刻拋掉老師當他面召群妓的憤恨與忌妒,忘情地給他第一個吻,我真懷疑他從三島由紀夫作品裡看出了什麼?

人物表面,場次間的情緒斷裂,甚至最後來個有如港劇的司法翻轉,破壞了雲翔一向很在乎的「悲劇英雄的詩意」——所謂意圖對宗教提出質疑、對同性愛樂觀歌頌,自然都變得輕飄而只能取悅某些「同」溫層了。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