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夢的浮世繪1】一個夢的開始,抑或結束

2008-07-04

 千古一識,遷流一夢。–寂月禪師

1

我剛剛清醒過來,但焦躁無可名狀。

睡前殘留的最後印象,一個久違的不熟的朋友抵達此處,與我寒暄。他似乎沒多大變化,又好像可以跟上我此刻的頻率。我們默然微笑。

然後,各自準備安寢。而時分不過下午,至少不到傍晚。

室內慢慢調暗下來。配合著我們的夢境。

清醒時,這位朋友已經不在。滿屋子人,我很自在。確定我很自在嗎?不確定。但我還是起身。

不然呢?

看到我妹。這時看到熟人會比較好嗎?如果你進入一個陌生的夢。但,夢不就該是全新的?誰要一直做重複的夢?

妹旁邊是一些波西米亞型的朋友。男女老少。他們像是參加西式派對一般,靠牆坐著。

我稍帶不悅地問:「是否該為我介紹一下?」然後我知道一些名字,包括一組「老媽樂團」裡面老媽的兒子,還有些我不復記憶也不重要的賓客。

他們比我還自在,甚至忘了起身或向主人道謝。

然後我看到晚餐桌上應該出現過的一個中性女歌手。她在看著大魚缸,我有一個非常大的長方魚缸。魚群以電影中會出現的鏡頭方式成群掠過。女歌手靜靜背對眾人保持她的神秘。

而的確也沒有人在意她。這一屋子的人超冷漠的。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些人為什麼在我家客廳?為什麼他們沒有起身向我致意?

為什麼我這麼在意他們有沒有起身?

如果他們都起身了,都那麼有禮,這電影會不會不好看?我可能不滿意這個場面調度吧。

場景轉換。

同樣是睡醒,一屋子變成男生。而且他們也都在沈睡或者漸漸醒轉中。

屋子裡有股土耳其浴室或軍營的感覺。

我被一個不熟的人抱著(夢裡的人怎麼大多跟我不熟啊啊啊),男的,顯然我們身體緊緊赤裸地接觸。但不是充滿勃發的色情的那種。

有點像是我受傷了被一個路過壕溝的戰士擁抱的感覺。

當然,可能我在說謊。它就是色欲

他抱著我,而我緩緩往下移動,試圖去把一個插頭插到插座上。天知道我在這個時候幹嘛要去把一個插頭插到牆上?可是整個畫面是很幽靜地、很慎重地,要完成這個動作。

而且我注意到是在水中。我們的腳踝、膝蓋、大腿,正被水流慢慢淹沒。我必須去找到那水中的插座。

這時,我回頭,越過其他沈睡的男體,看到我現在的伴侶。僅僅一眼。我知道他醒了,並且窺看到我的出軌。

於是,就沒有什麼插座和插頭的情節了。

anyShare分享到:

3 Responses to “【夢的浮世繪1】一個夢的開始,抑或結束”

  1. 1
    張藝馨 Says:

    為何會連做兩個奇怪的夢..以為這裡面有啥心理層面..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本來還想分析一下..

    擁抱的感覺、插座和插頭..
    真是的..讓我胡思亂想。

  2. 2
    郝 Says:

    是誰說智者無夢的ㄚ?

  3. 3
    乐融融-乙 Says:

    千古一識,遷流一夢。–寂月禪師

    学习了.

Leave a Reply

© 2017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