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超過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接送情》:屬於我心中的命運之愛

2017-10-02

《接送情》這齣戲兩位主角的變裝騙過許多人,引起驚呼和佩服,但演技奇觀並不是這齣戲最要傳達的「台灣劇場人」的強項。

平衡與理解,才是。

要外省老兵表達對故土之情,跪在地上叫一聲媽,是容易的。但這跟賴聲川《寶島一村》的血緣會靠得太近。

果陀《接送情》的親情繞了許多彎,甚至更多建立在小趙vs.許醫師、老趙vs.黎小龍三代的另類「依親」與「託孤」上。這份非血緣關係,是台灣這土地上真實發生過的精神面貌。

一如我沒有讓這個還鄉的故事踏上中國大陸土地,而選擇了蔣經國開放大陸探親前兩年,兩岸未合法接觸時期,趙國忠與董玉英在第三地香港碰面。

那時香港猶有啟德機場,政經情勢也不是現在的香港。吹著維港的海風,兩個最熟悉的陌生人開始真的不確定,鄉關何處。

小趙來自毋忘在莒的莒縣,哼著鄧麗君「小城故事」虛擬的小城,心心念念要帶百合去陽明山上專屬她的「祕密基地」。

但其實,他真正的人生場景,所有高峰與深谷,不在以上任何一地,而在他的車上。

對百合,從開車到推輪椅;對玉英,從「你為什麼離開莒縣」到「我以為你會跟我回旅館」,所謂「接、送」,不過只是人生各種可兌現或想兌現的承諾罷了!

多數大陸觀眾因此沒法很直接——不像許多制式灌輸的「返鄉戲」——被搔到某個兩岸情結的甜蜜點。

但這份幽微的進退、家常的幽默、還有靜水流深的追悔,卻是分隔多年後,「台灣劇場人」對這命題能呈現的強項。

這是我願意呈現的以人為主體——而非以事件為主體——的流離與承擔,屬於我心中的命運之愛(Amor fati)。

anyShare分享到:

2 Responses to “《接送情》:屬於我心中的命運之愛”

  1. 1
    coco Says:

    《接送情》慶功宴喔,祝賀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圓滿成功!
    有這麼多的細節與用心之處
    屬於心中的命運之愛,揉進了幾多心血與深情
    謝謝我們的小大編劇,致敬台灣劇場人!

  2. 2
    coco Says:

    《接送情》慶功宴喔,祝賀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圓滿成功!
    有這麼多的細節與用心之處
    屬於心中的命運之愛,揉進了幾多心血與深情
    謝謝我們的大編劇,致敬台灣劇場人!

Leave a Reply

© 2017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