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一個人受教育是隨時隨地的

2017-11-04

一個人受教育是隨時隨地的,爸媽爺奶可以給,兄弟姊妹可以給,親戚鄰居可以給,電視和網路世界更俯拾即是。

真要進到教育機構,老師不只課堂授課可以給,學校教職員在課外接觸的一切時間也能給。每個人的言行舉止對其他人都可能是警惕、教訓、風範或形塑,都是教育的部分展現。

每當有重大社會案件,輿論總有種要加強教育的呼聲,然後,誰該負責教育,又自然落到好像「教育專業戶」的學校機構頭上。

問題是,學生待在學校的時間,被個別科目切割得那麼碎,還有什麼空間塞給各式各樣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案」?

情感教育、溝通教育、自我認知教育、獨處教育、生命教育,都很重要,卻不該、也不必是中小學課堂設計出來的一堂堂鐘點課。學校不是問題意識的「垃圾處理場」,好像只要把問題掃入學校嚴加管教,我們就會擁有下一代潔淨的天堂。

套用出版人陳穎青臉書所寫:

「台灣的教育功能背負的期望可沉重了,以後出社會要用的本事,怎樣發覺自己的興趣,怎樣談戀愛,怎樣處理你愛他他不愛你的痛苦,怎樣鍛鍊身體,怎樣合群,怎樣考上爸媽期望的學校,怎樣擁有在國外生存的語文能力,怎樣解三角函數,怎樣用母語跟阿嬤阿公溝通,怎樣寫好一封電子郵件,最近聽說還要加上怎樣寫程式。」

連當年文化部一番好意,招標做出來電影和流行音樂的補充教材,想要提供教育部塞進「藝術與生活」課程,國教院沒反對,招標廠商做好內容、印出紙本、架好學習資源網站、辦過教師研習營,看起來是功德圓滿。

結果,我隨便問一個朋友小孩的北市小學高年級生,他連看都沒看過這教材,遑論在一學期的音樂課中,真的擠出時間補充過流行音樂教材。

而文化部繼國小高年級補充教材後,續進行國、高中電影和流行音樂補充教材編寫。我想,照樣,教育部會收下吧,但全國小學到國高中有沒有執行,執行到什麼程度什麼成就,我想也沒有太多人會關心此事,遑論督導。

學校時數就那麼多、科目不斷增加,我是怕樣樣事情一落入偉大的教育部管理,就成為毫無生命力的課程。

談戀愛,認識身體,平衡情緒,了解認知,斷捨離,尊重非異性戀者,培養著作權...所有的事情不可能塞進我們的課綱、課本和授課時數,但卻可以(也應該)設計到所有生活環境中,讓爸媽、親友、師長、媒體乃至一般大眾實踐,只有風行草偃、耳濡目染,我們才可能擁有「相信大人說的真是那麼一回事」的年輕一代。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7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