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上床嗎?如果給你一個角色

2017-11-11

好萊塢獨立電影教父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長達30多年不間斷的性騷擾與性侵害新聞愈滾愈大,具名指控者超過64名。#MeToo(我也是)瞬間成為社交媒體上反性侵運動的關鍵詞。

無獨有偶,知名男演員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被爆出31年前,曾對一名14歲男孩安東尼拉普(Anthony Rapp)有性侵(或性誘)行為。隨後墨西哥演員羅勃卡瓦索斯(Robert Cavazos)指稱,凱文在英國倫敦老維克劇場(The Old Vic)擔任藝術總監時,曾對他性騷擾。

緊接著,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被女作家安葛拉罕杭特(Anna Graham Hunter)指控,在32年前對17歲擔任實習生的她毛手毛腳又言語騷擾。現已80歲的達斯汀不得不公開聲明:「我很抱歉,這些都不能反映現在的我。」

Netflix宣布《紙牌屋》第六季無限期停拍。號稱是在凱文醜聞曝光前就決定不拍,但又說停拍到何時「將另行通知,好讓我們有時間重新檢視目前狀況,處理任何對我們演員與團隊的疑慮。」這豈不自打嘴吧?

好萊塢權色交易的傳統,可上溯到上世紀20年代,目前已露出水面的絕對只是冰山一角。輿論當然可以問:受害方為何不早提告、控訴、對質?為何共犯結構如此牢不可破?從經紀公司、媒體、董事會、攝製團隊,全部漠視這些潛規則的肆虐?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員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談論歐盟國家下意識漠視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獨立之爭的某篇文章,也許側面給了我們一把鑰匙。他形容,歐盟是自由派價值觀的「安全空間」,「一旦某個國家進入這個俱樂部,各方就假設它已經把過去的衝突(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部衝突)留在門外。」

好萊塢這神奇的夢幻王國,也像是權色交易價值觀的「安全空間」,一旦你進入俱樂部,不管是演員、編劇或技術人員,統統得把衝突留在門外,因為俱樂部裡不想聽到這些。

「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是還沒進門就自動洗腦的程序。連混得那麼好的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都說好萊塢是「一個擁擠的妓院」,其他男男女女,難道不會因此對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平庸的邪惡」視若無睹——反正,大家都一樣?

最有權勢的兩大經紀公司CAA和WMA,都會寫正式信通知旗下女演員:「到半島酒店412房會見哈維韋恩斯坦,你會和他有個一對一的私人會面。」你覺得,能期待過去30年每個人都成為推翻體制的英雄(雌)?

慣犯能幾十年沒被戳破,沒有受害者公開作證是一大原因。這回要是打頭陣的哈維沒被解職,當初支持他犯罪的政經資源沒被剝奪,後續不會有這麼多綁粽子效應,輿論棒打落水狗的形勢也不會如此順利。

和川普女婿合辦中英雙語時尚雜誌《約》、成功立足美國上流社會的台灣女兒劉裘蒂說:「我嘗試著跟中國國內的朋友們(男性和女性),包括很多媒體界人士,談論這個事件和性騷擾的現象,但我普遍感受到一種『無感』,彷彿是一種不相干、不帶流量、不值得探討的話題。」

她這番話,淡淡點出兩岸娛樂圈還在多談女星「飯局」、「睡局」的價碼,少談行業內不花錢的性騷擾性侵害有多麼氾濫,相對美國其實落後許多。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7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