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我拍故我在 自拍有病嗎?

2017-12-09

自拍是一種社會運動。以日後史家看來,自拍是21世紀最能增強自我感的低科技發明。

過往用APP修圖較費事,有點像臉上作畫,或虛擬化粧。後來用特別拍照的APP鏡頭,現在,更省事的手機給你超強前拍鏡頭,等同APP效果,不少人開始帶著專供自拍的第二支手機出門了。

我當然不會多帶一隻手機只為了自拍,但見到朋友拿出來時不排斥試驗。效果當然白皙透亮,可是,很明確知道,那不是我啊。

不過,畫質較低階、修圖較無能的自拍照,又一定代表「我」嗎?

自拍效果太強,臉上的痣、斑、黑眼圈、皺紋、凹洞,都會抹除,黯淡轉為發光。這當然違背現實,但化妝術是第一個先違背現實的,整形是第二個。相較起來,自拍的「違背」,快速又不花錢。

而且因為面對面時還是原來的人,所以對可以見面的人來說不算欺騙。只有對一輩子無須見面的人(如網紅主播對鐵粉)才是欺騙。

但是,都一輩子無須見面了,算欺騙嗎?以你喜看的顏值換取你的金錢與精神,只算交易罷了。只有對本來無須見面的,後來需要見面,那種幻滅感才叫欺騙。

不過這也跟古早時,還用文字交筆友,一個文筆很好的人,見面後卻發現他言語乏味或者發現是請人代筆代抄情書,幻滅程度相似。

再怎麼自拍,只要不耽溺到不敢以真面目見人、交友、戀愛就好。旁人沒什麼好囉嗦。只要是耽溺,耽溺容貌和耽溺金錢、權力、暴力、性、物質、明星、神佛或心靈雞湯,沒什麼兩樣,不存在太多道德落差。

聰明的人,享受玩樂,但也知適時放下。甚至,邊玩樂邊明白一切如夢幻泡影,那是境界。

只有整天狂自拍不注意別人,或內心想又不敢自拍嘴巴排斥自拍的人,才有病。看起來是兩極,其實病出同源。

anyShare分享到:

One Response to “我拍故我在 自拍有病嗎?”

  1. 1
    蔡国良 Says:

    数码相机拍出的照片优点是像素高,清晰,
    但也未必就是被拍事物的真实反映,
    不管怎么拍它都是不完整的,都是由无数碎片一样的像素组成的,
    而人眼看到的事物却是一个整体感觉,
    我自拍时不开美颜,后期一般也很少修图
    但也不会因为拍出的照片太粗糙而失望,
    数码照片画面感是偏冷的,偏硬的,
    倒是很怀念九十年代的胶片机拍出的照片,
    就是胶片照相机用起来太麻烦了,早就被市场淘汰了,
    不过在电影领域,胶片机可一直都独领风骚,数码到底代替不了模拟啊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