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國家的組成不一定以語言為基準

2017-12-16

余光中2005年接受央視白岩松專訪結尾被問:「中國這二字在您的心目中一直是什麼樣的概念,您會想到它的時候會想到的是什麼?」

余回答:「我心目中的中國是歷史的中國,是古人到現在的中國,是從邊疆一直到中原的中國,包括海島,也是各民族合在一起的一個中國。所以我的感性裡面的想像,所謂中國或者中華文化是一個奇大無比的圓,圓周無處可尋,圓心無所不在,這個半徑是什麼,半徑就是中文。我希望我能做的就是把這個半徑拉得更長一點,這個圓就可以畫得更大。」

跳開統派主張,若了解那時候他正奔走團結為教育部文言文比例請命的時事脈絡,余先生的回答扣回「中文」(應該學好中文、重視中文)這件事,堪稱巧妙。

但這段話暗示「中文」足以當「中國」的充分條件是有商榷餘地的。就算外國現在因國際政經天平傾斜,興起學中文熱,也只能當成語言流通版圖擴張,而不能逕以當成中國概念擴張。否則,能通英文的全世界大部分地區,都算是美國或美國文化了。

國家的組成不一定以語言為基準(秦滅六國可不是因為大家都說秦語),相反地,太多國家常常是在意識形態和利益分崩離析狀態下,僅剩表面的共通語言,為最後的人文維繫。

anyShare分享到:

One Response to “國家的組成不一定以語言為基準”

  1. 1
    Sammy Says:

    “僅剩表面的共通語言”,做筆記…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