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大軍師司馬懿》好看,但編劇膽子很大

2018-01-25

最近除了追新戲《瑯琊榜2:風起長林》外,同時追去年的《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

《大軍師》拍攝精彩,事件緊湊,但劇情於歷史改動未免太大——製、編、導的膽子都大。

比如曹操稱魏王是東漢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最重要的謀臣荀彧也是同年死(一說自殺,一說憂鬱死)。而曹植醉闖司馬門,在天子馳道狂奔,是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也在同年與太子寶座正式告別。

劇中卻讓荀彧為(死後五年的)這宗司馬門事件力諫魏王,兼論對漢室不同調的忠臣態度,兩男席地而坐的真心話大冒險,一方面試圖解司馬朗遭構陷為曹植頂罪之危,一方面也與曹操在人生路上正式分道揚鑣。

但從劇情張力,讓荀彧在生命日暮之際,有此奮力演出,再從容自盡,形象實在太光輝,編劇厲害。

可是在曹丕曹植爭奪世子之爭時,插入另一才子鍾會登場,在曹丕被誣指謀逆下獄之時,一個看來二十多歲的成年人,在家對老爸鍾繇品頭論足說出「夫為不爭,其乃無憂」的大道理,編劇就未免誇張了。鍾會生於曹魏黃初六年(公元225年),怎可能議論他出生前八年的世子之爭。而且他出生隔年,曹丕就駕崩啦。

撇開這些歷史移花接木的錯亂,看此劇讓人醒悟:亂世權鬥,你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你想等待明君,可能沒有明君;你想韜光養晦,權主未必同意。甚至司馬家並不想兩邊押寶,卻被硬生生設計成司馬朗、司馬懿兄弟二人各事一主,還讓兩邊都時不時懷疑你不忠心,一口氣真的很悶。

陽貨對孔子說:「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你不是很想從政表現卻老是這麼失去時機,可以算有智慧嗎?)所謂失時,不僅是個人出處進退之失,有時失的還是一個時代。

anyShare分享到:

2 Responses to “《大軍師司馬懿》好看,但編劇膽子很大”

  1. 1
    Sammy Says:

    這是給歷史不好的人看的,像我。

  2. 2
    coco Says:

    總是追不上您
    最近在看風起長林
    老王爺對平章說的一句話讓我感慨
    「你從來都沒有讓我失望過」
    對於自己養大的孩子,我多麼希望自己也能這麼說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