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命理是「模型」,是「表現形式」,不是「科學」

2018-02-11

命理百百種。要輸入生辰資料的命盤學、算筆畫的姓名學、單算西曆生日的生命靈數、乃至易學,肯定與數字有關。

命理與數字有關,可稱「數術」,但非「數學」。

命理是「模型」,是「表現形式」,不是現代定義下的「科學」,也無須硬要附和科學。

一如文學藝術是模型、是表現形式,不是科學,但不因它不屬於科學而自動減損其價值。文學藝術有其自身一界的證真證偽標準。

一如信仰無關科學,亦不因它不屬於科學而自動減損其價值。信仰也自有其獨立一界的證真證偽標準。

「命理」作為一集合名詞,某程度我視為不可證真,亦不可證偽。

一如考古學界有一派,把「夏朝」也視為「不可證真亦不可證偽」的命題,淺見者也要大驚小怪了。

科學不是宇宙唯一真理。科學是人腦試圖通往宇宙真理的門徑之一。

執科學而說不信命理,應該更誠實點承認是「我不願意信有命理」、「我沒興趣研究命理」,而不是直下結論「命理是胡說八道」,這態度並不合乎科學精神。

不管是數術或非數術之命理,當然可就其「預言、歸納、推斷」之事予以驗證,但若連把那些「預言、歸納、推斷」當成「假設」都不願意,那也無所謂驗不驗證——這,也違反科學實驗精神。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