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獨帆之聲》:自以為雄壯的征途,變成不忍卒睹

2018-05-01

西方社會普遍比較重視運動、喜歡接觸自然、甚至從事極限挑戰,最近看了兩部電影,都與長途跋涉有關,一在非洲,一在汪洋,但結局都不在歌頌人定勝天,而血淋淋見證了「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加百列的東非七十天》(Gabriel and the Mountain)和 《獨帆之聲》(The Mercy)都有歡快的開場,兩位喜愛自然、勇於冒險的男主角,選擇踏上自以為雄壯的征途,最後都以死亡告終。

前者表面上要做學術研究,內心卻逃避沒考上哈佛博士班的沮喪;後者表面上受前輩航海家一席話激勵,內心卻想逃避生意困境,想透過高額獎金一舉翻身。

不同的是,前者雖個性衝動任性,至少體力佳,腦袋也靈光,幾個月內化險為夷過數次,只最後一次夜路走多遇上鬼,喪命在自己對山林的傲慢上。

後者在我看來則悲慘的多。柯林佛斯(Colin Firth)飾演的普通儀器商,沒錢、沒船、沒參賽經驗、沒精良技術,不知哪來一股浪漫愚勇,報名全球矚目的不靠岸單人帆船環球賽;騎虎難下後,孤注一擲將公司與房產全抵押給贊助商。

他的悲劇,從造船進度落後、前置準備不周、身心狀態不佳,在還沒出發前其實已宣告了結局。後續果然一路像趕鴨子上架,處境焦頭爛額到令人不忍卒睹。

這完全不是冒險勵志片,而成為海上漂流與內心荒蕪的荒謬記實。從出發前瀕臨魯蛇,到最後一刻以死逃避。七個月內偽造資訊在故鄉塑造的傳奇,並沒法天衣無縫,只有留給家人與夥伴的侮辱傷害,必須兌現。

《加百列的東非七十天》描繪男主角對女友的情牽,《獨帆之聲》也加強男主角對家人的追憶,但莫說山海無情了,任何個人魯莽與謊言造成的失敗,還是失敗,旁人再怎麼想美化,也可能終究美化不來的。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