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到最後最能保護我們的,也許是與生俱來的自然感應

2018-06-26

有些殺人犯,面相看得出某些凶象,上三白下三白,薄唇,腦後見腮,眼神兇,諸如此類。

有些殺人犯(如這次華山草原分屍案陳嫌),則從臉看不出什麼重大特徵。但如深入交往,應該可發現瞋心之蛛絲馬跡。

畢竟,要殺人,還能忍得下心腸分屍,這人是有多大的殺戮之氣。古書上說殺機動,不要說眼睛有殺氣,連出鞘之劍光都能讓近處動植物不寒而慄。

現代人際關係這麼複雜、輕易,到最後最能保護我們的,也許是與生俱來的自然感應。

同一群人在一處,你能不能看出苗頭不對,能不能嗅到陷阱的氣息,能不能預知殘暴或死亡紀事,不同人有不同的天機交感,同時這也就是生命的無情考驗。

有人逃得過,有人逃不過,有人閃得快——不完全都是社會或法令能夠保障或保證。

可惜,莊子說過嗜欲深者天機淺,而這是史上空前多慾且還不斷催生增益慾望的年代,一個普通人要怎麼回復本真,產生一點點天機交感的作用力,只能留給個人去參了。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