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把心拿來,我就替你安

2018-08-26

又有知名藝人墜樓身亡,報導直指其多年受嚴重躁鬱症所苦。有網友問:「做藝術類工作的會比較憂鬱或厭世嗎?」

我聯想到,前些時臉書某篇發文提到:「心裡的魔,讓心來收。」隨有舊識問:「心裡的魔住在心裡,心怎麼收?」

兩個看似不相干的話題,不妨引另一個話頭出來合參。住家臥室去年夏天起有明顯冷氣低頻噪音,分貝未超過噪音管制,也找不到源頭溝通,只好任其影響睡眠。今年夏熱早,魔音再現早,但不知為何,我的抵抗力稍微增加了大概百分之十?

依然有可能入睡時耳畔轟然,早醒時也被吵得無法再深眠,至少不像去年剛開始連心臟都會怦怦跳地厲害。有一點慢慢習慣並忍受來自宇宙洪荒的鼓聲,儘管是既無法讓我奮發也不催眠的鼓聲。

生命裡,到底哪些負能量是可以習慣、消化,甚至仍有一定程度受苦卻能大比例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哪些又是只會變本加厲、層層疊疊到過不去的終究爆發毀滅的一刻?

任何疾病都可能從微小的徵兆與不適開始,精神疾病也是。哪些壓力我們終能慢慢消磨,如不小心掉入鞋內的小石,腳跟與腳底習慣不致命的痛楚,還能繼續舉步向前。哪些,又一次又一次讓我們升高戰備系統,耗費內在過多資糧,最後只能呆呆地等待城破被俘——所謂「意義感」的全面喪失?

我當然明白,多數藝術的奇花異果都是在身心靈不平衡的斜坡區誕生。但我不特別歌頌藝術,在生命之前。

寫歌寫書畫畫攝影表演雕塑裝置,固然是某些人類精神生命表述,既形成興趣,也需要專業,更廣大為產業。但儘量身心平衡及設法找到自己靈命源頭,還是我今生面對宇宙的主要課題。

心魔如何由心來收,當然不該以耍嘴皮的趣味回應。讓我用達摩回神光的話回這位朋友:「將心來,與汝安。」 你把心拿來,我就替你安。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8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