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歷其境者的強作鎮靜與恐懼

「我費了很大力氣保持笑容,卻仍戰勝不了垂頭喪氣的自己,晚宴結束後,大哭了一場,即使穿著華服,妝容毫無瑕疵, 滴滴答答的眼淚卻道盡了我被邊緣化的無力感,和承載在社交盔甲後滿溢的壓力,我發現,當時的我,有多需要陌生人一句溫暖的問候。」

蔡依林這番誠實語,讓人佩服與心疼。其實絕大多數人都需要被溫暖對待,需要在社交場合被禮貌性看到,需要情投意合聲氣相通的舒適圈——除了習慣鬥爭已經到不會有一絲自憐與惜他的人。

就算是華人歌手裡頂尖的,到了美國最高端時尚派對仍不免被邊緣化到要大哭的程度(看過紀錄片的人必然理解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本就不是散發溫情與理解的場子),但身歷其境者的強作鎮靜與恐懼,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如實體會的。

但我們可以試著想像在自己的行業與社群中,萬一也有這樣你精心打扮、全心期待赴會,以為可以拿到某種人際門票結果卻沒有的時候,那種失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