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的人還有許多何去何從

長者討厭某位總統,該人下台後又換上一個她討厭的人,然後,再一位,又再一位。每一位在電視上出現的元首都讓她失望,都覺得台灣好像快完蛋。

我有兩種方式安慰她:「你看你每換一任總統都覺得活不下去,但還是活下來了,要相信你會活得比總統任期長。」這種比較勵志。

或比較另類,「還好你已經這麼老了,我們以後要看到的不想看的事,還多著呢。」

在《憤怒的葡萄》中,被迫離鄉背井的一大家人,出發沒多久祖父就暴斃,草草埋於荒野。曾為牧師的流浪漢代大家禱告:

「我不只是為死去的老人祈禱,他已安息;我要為活人祈禱,因為他們不知何去何從。長眠地下的老人,已經免了這個麻煩,已了卻一生責任。」

死去的人,無論死得好壞,總是了卻這期人生責任,活著的人則還有許多何去何從,需要煩。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