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發表過10幾齣劇本、20幾本書、500多首歌詞、網路文章數百萬字。繼續空想、實踐、感傷與平復。這是我的心靈集散地。

「中國特色」的官場現形劇

2018-11-10

看完2017年中國大陸反貪警匪政爭劇《人民的正義》後,最感慨的,不是政治如此險惡,或官箴如此沉淪,而是結構性犯罪下,藏著那麼普遍的人性。

《人民的正義》裡的反派,不管公安廳長、國企老總、官二代、還是黨委書記,不分男女老少,也不分貧寒或官宦子弟、學院或行伍出身,不管在朝在野,他們的貪婪、野心、慾望,看似五花八門,其實一模一樣,當然後來的選擇也都有樣學樣。

可最妙的是,如果這是一個主旋律戲(「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推動製作的項目),最後這批貪腐集團成員也都判刑抄家,但原著小說與編劇周梅森卻沒有讓這些人,真心流露半點後悔。

祁同偉、高小琴乃至高育良,三位篇幅最多的反派,與其說「服法」,不如說在鏡頭前活生生表現自己的睥睨與孤傲。高小琴大談和祁同偉的真情,高育良大談和高小鳳的真愛,只勉強承認自己對祁同偉看錯人;祁同偉甚至拒絕接受制裁,選擇自裁,以亡命之徒抑或悲劇英雄之姿,死於「孤鷹」嶺。

他死前對自己的師弟、反貪局長侯亮平高喊「你我恩怨已清」,「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可以審判我」,讓我驚訝,因為這種寫法一點都不主旋律,而很人性,很個人主義,甚至帶點江湖味,而與現代法治要求罪犯道歉認罪無關。

顯然編劇認為中國大陸有無數「祁同偉們」是這麼想(也有資格這麼想)的,汲汲營營不擇手段發家致富,然後雞犬升天庇蔭親友結黨營私,並沒有什麼錯,一切都是自然的,是不得已,是環境使然(「大家都這麼幹」)。

出事翻船,就怪命運不好,只能認。但認命,與道德良知無關,與法律審判無關,和劇中口口聲聲標榜的共產黨魂、黨性,更無關。

劇中,不同流合汙拉幫結派的男主角侯亮平,老被批評「智商高、情商不高」,另個形容就是「會做事、不會做人」,這是中國乃至東方文明集體主義發展中,最具壓迫、也最具腐蝕性的一面——「我們同在一條船,哪怕是破船你也得跟我待著」——不認同這種想法做法的,就是無情,就是孤鳥,就是叛徒。

anyShare分享到: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2019 陳樂融自選輯 | Entries (RSS) and Responses (RSS)

GPS Reviews and news from GPS Gazette wordpress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