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為別人指點多少迷津,而是不知造了多少惡業

陸續從圖書館借書鑽研,看到有老輩命理師,開口閉口「女命宜偏房」,「剋配偶」,「離婚,非離即剋」字眼,覺得恐怖。

寫書都如此,他接客算命一定更篤定強勢,追求「鐵口直斷」,認為自己手上公式沒錯,自己解析也絕不會錯。

在我看,很多人不是為別人指點多少迷津,而是不知造了多少惡業,誤導多少男女。

以為是民國四、五十年代著作,一看竟是1987年出版,也就是我在寫葉歡〈全新的自己〉和王傑〈安妮〉那年,竟然還有人覺得那麼多女人「宜偏房」!

不小心當了小三是一回事,建議別人宜做妾做情婦,實在太不厚道。

其實從很多著作,我都能先嗅到作者自身心性,他/她的學問是一回事,心性常是影響我對其所說理論有所質疑或調整之處。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