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馮提爾的虐待美學,及其他

1
《傑克蓋的房子》(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被宣傳為「首映時百名觀眾逃出戲院」,讓我心生障礙,結果除了所有殺戮鏡頭我緊急閉眼外,時不時還覺得諷刺好笑。

大量內心聖俗/神魔對話,沖淡不少「為暴力而暴力」的強度,爭議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的虐待美學,這回我還算承受過關了。

2
某評審會議,某古典樂界人,第一次見面,竟跟我說:「我覺得你長得很像電影《沉默的羔羊》裡面那個...你一定知道我說的是誰。」

安東尼霍普金斯演的那個殺人魔?!

不知道她是視力有問題、口語表達有問題,還是心裡有什麼陰影?

真是棒透了。

3
歐洲拍災難片還是不行(以下省略500字)。

《芮氏9.6 》(The Quake)給我的主要啟示是:如台北盆地發生超大地震,我大概只能坐以待斃。

一點血都不能流,一點骨折就不能動,沒法逃出故障的電梯,也沒有肌肉拉住快掉下去的人。沒有智也沒有勇,腎上腺素都變腎虧,不是只有乖乖受死的份?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