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評《野放動物》

《野放動物》(Sauvage):

除了開場不久就有男性第三點近景,其他裸露鏡位沒有那麼大膽;以為是獵奇的男妓生涯,大部分時間卻沒有什麼主事件推動——某種另類的無為而治,便是淪落底層人的常態。

中段以後我已能猜到結局,但導演仍以某種輕巧的步伐,帶領大家深入那困頓到彷彿沒有答案的內心。在救贖面前止步轉身,是為了什麼?是造了什麼孽?編導當然沒有解釋,也留給觀眾自己思辨。

現實中不可能接觸來往的黑暗,但在藝術中我們可以閉氣一陣子,嚐嚐滋味。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