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以為的「做自己」,及其他

1
很多人以為的「做自己」,不過是聽從了表意識、顯意識最大的聲音。

即便白天做了自己,夢中呢,寤寐之間呢。

比如,「我」常為淺層夢中、將醒未醒時的「我」,感到驚訝。

那麼前者的我和後者的我,又是什麼關係?哪個又代表了「自己」?

很多人對外界不虛心,對自己也不虛心。都太大意了。

2
欠債家族據傳跑去加拿大爭議教團躲藏,熟知內情的前教友告知,以前也有人把大筆退休金奉獻教主,以為可在園區終老,最後兩手空空而回,福報與福德兩頭空,她感慨道:「蛇鼠一窩。」

我問是欠債後才迷信,或者迷信後才欠債。她說兩者都有吧。我想也是。很多生意人財務槓桿越擴張就越迷信,因為迷信可洗腦他們不會出事;甚至即便出事,迷信會給他們錯誤引導,認為累積的「功德」可讓自己全身而退。

還是那句話,夜路走多了遇上鬼,是人的錯還是鬼的錯?都有吧。

3
單說別人養小鬼是沒法打官司的。

但老是因奇奇怪怪的新聞上版面,自己是否有奇怪的狀態或爆發奇怪的業力,應該要內省。

可惜,狀態不佳或業力爆發時,通常已無法內省。就跟平時不修,病時才修,心力更難提得起來。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