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評《野梨樹》

《野梨樹》(The Wild Pear Tree):

很多電影兩小時嫌長,這片三小時零八分仍精彩。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繼《冬日甦醒》(Winter Sleep)又一傑作,值得憤青、憤中、憤老及身邊愛他們或氣他們的人觀賞。

主角是小鎮青年憤世築夢失敗,但父親(穆拉特傑姆西爾Murat Cemcir飾演)卻是他畢生愛恨的主軸。父親的榜樣破碎,激起的是對自身處境的嫌惡,父親放棄的美德與不放棄的惡習,好像一把日夜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The Sword of Damocles),成為他鄙視人生的焦點。

短暫回鄉期間,暗戀過的女孩、鎮長、暢銷作家乃至教區教長,不同原型的理念與理想,一一在他面前破碎。但最牽動人的還是家庭父母子的三角關係,導演剖挖人性看似犀利,內裡卻極周全敦厚。

也許,憤到一個年紀、一個階段,總有花開花落讓你明白,世事標準並無絕對。

但看資料發現,原本導演初剪長五小時,是被坎城影展建議修短為188分鐘,我就要說,很多話真的不必說太長。如果導演了解世事無絕對,也別太執著了。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