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余光中詩裡遊台灣

余光中32年前寫的《讓春天從高雄出發》,在韓國瑜高雄市長就職典禮上又火了一次。其實,新讀陳幸蕙主編的《余光中美麗島詩選》,才知他畢生十分之一作品,直接以本島風景名勝都會田野農產飲食入詩。

過世後詩人因早年政治事件捲起物議,大陸朝野則因他早年《鄉愁》一詩大加追捧,遙相坐實余光中的「血統」與「道統」。但看本書才知詩人說:「懷鄉,我所懷者,是台灣。」不確定典出何處及時間,但綜觀這本詩選,很難不同意中晚期的詩人熱愛台灣、關懷台灣。

他的足跡比我踏遍更多本土,他對山川蟲魚鳥獸所熟知樂道,甚過普通人;他不避俗白現代字詞如高速公路、古亭區、東勢果農、一千五喜美銀馬,更可見其自信與高藝。

不談真實性格,撇開政治主張或表現,純以詩作觀,余光中在詩裡活得愛得抒發得理直氣壯、鷹揚雄健。

不同於多數老輩外省名家,余光中在中山大學任教後,長住高雄這被視為民進黨票倉的綠營重鎮。詩選中看到多首以高雄為名為主之作,因地緣也及於屏東、台南等地,篇篇出於地氣復返回詩心。寫詩,不是競選口號,而是身體力行。

除了最有名的《讓春天從高雄出發》,1982年談市樹的《敬禮,木棉樹》:「千萬拜美的信徒/選你豪放的形象/來激發南方的大港/接受我們的注目禮吧/堂堂的英雄樹」,1986年談環保空污的《控訴一枝煙囪》:「而你這毒癮深重的大煙客啊/仍那樣目中無人,不肯罷手/還隨意撢著煙屑,把整個城市/當作你私有的一只煙灰碟/假裝看不見一百三十萬張/——不,兩百六十萬張肺葉/被你薰成了黑懨懨的蝴蝶」;到八十一歲《太陽點名》還流露這樣的可愛質樸:「一群蜜蜂鬧哄哄地說/她們不喜歡來水邊/或許在高美館集合/不然就候在高速路/從楠梓直排到岡山」。

但我最喜歡的,是2007年短短十六句歌謠體寫《台東》,讓城鄉差距的缺點,悄然成生命禮讚:「人比西岸是稀一點/山比西岸卻密得多/港比西岸是小一點/海比西岸卻大得多...」視野翻轉得平淡而高明。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