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謬到貝聿銘

「人一開始思考,就是開始受折磨。在這種初期階段,和社會並沒有多大關聯。蛀蟲是在人心中,要到人心裡尋找。」

看到卡謬這話我笑了。

朋友羨慕貝聿銘一定是金光閃閃命,才有連富十五代的家世,自己又有成就、見識、高壽。

火速上網,沒查到他生辰,一時也懶得用大事記校正。

而且,紫微或八字不可能顯示祖上十幾代資訊,也無意義。

至於享壽102歲,我個人是害怕。朋友說只要健康,能活那麼久也很有趣。

我說縱使還健康(縱使健康,90歲以上究竟能輕鬆自如地做哪些事?),我們這種無後的人,那麼老若無親密伴侶或朋友扶持,不也難受?

其實,我現在就無所事事了。只好一直開發一些有興趣的事。

anyShare分享到:

3 thoughts on “從卡謬到貝聿銘

  1. 人走了,留下了永恆!
    有幸在台中專程參觀大師為東海大學設計的教堂
    雖然當時並不知他成就如此輝煌家世如此顯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