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的庶民社會,喜歡以人情推翻法律

《大江大河》33、34集出現一管理問題。

雷東寶書記要查前任書記的貪汙,調查結果還沒出爐,老書記就礙於面子畏罪自殺,這下引得村民一心同情,進而攻擊村委會的領導班子。

雷東寶本想息事寧人,不再公布調查結果,給死者一個臉面;但真相未清,村民升起仇恨並散布敵意,認為他不顧親情、義氣,逼死提拔自己的老人家。

這是個很普遍的「御下」的難題。不管你之前對大家多好,也不論死者是否真有罪行,只要你敢往上辦案,就是忘恩;不包庇親友,就是負義。

對我這種人,這種恩義觀,還真嚥不下去(所以我也常被某些人視為「無情無義」)。

而這種共犯結構的渾水,我也絕對懶得一起蹚。

但我可以在「原子化」的現代社會閒雲野鶴,但在幾百人的小村鎮,誰不認識誰,人際的黏著度那麼大,整個村都是同溫層;你在同溫層取不了暖立不了足,哪天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東方的庶民社會,向來喜歡以人情推翻法律;愚民搞起民粹,也最容易自詡為正義上身。

要查案卻先逼死了人,對管理者本就是個燙手山芋。而不同個性的領導,面對升起的這把火,肯定也會有不同軟硬之道。雷東寶向來外剛內柔,能有什麼方法面對外順內刁的民眾,我且繼續看下去。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