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308

190731
夢中,某人(現實中不認識的人)第一次約我出去,不知為何爸媽同行。大街上他腳痛央求停下來,希望我媽幫他按摩,媽雖覺突兀但也同意。四人坐在路邊,他伸直腳放我媽膝上,腳很醜,老繭粗膚不淨,我大不快。

覺得此人既失禮,又掃興,還害我們丟臉。

我半質問他到底是哪種痛,是雞眼、足底筋膜炎、跟腱炎、還是痛風?他也說不出。我更不悅,覺得此人對自己身體狀況毫無掌握。

190731
學妹小靜問我是否會重返臉書,我說不會喔,很享受目前的退隱。而且很多人還沒發現我不僅僅是不上,是把舊文都清空了。

面對清空的版面,想想肩膀和手臂為此按滑鼠都按受傷了,哪會輕易想再填補什麼東西上去(套句蔡衍明的話:「不結婚就不用離婚。 」)。

又好像有些我line貼文通知的朋友,沒line貼文就不上自選輯,這種我也笑笑放棄。line只是偶爾服務,甚至想聽聽對方回應,如果還是這麼被動這麼懶,也就算了。

現在交朋友,真的,不主動不好奇不關心不示好的,都想放下。反正要孤獨,早孤獨晚孤獨差不多。

190801
夢中,到馬來西亞參加一個現代詩研討會。這個夢主要吸引我的是形式,我用一個紀錄片旁白的方式在說明我對該活動的稱讚,說它中文水準之高與對詩歌的重視,高於其他華人地區。整個夢是介入又抽離的。

特別的還有,夢中的視角主要在記錄一個與會的女詩人,彷彿是幫她拍傳記。而現實中我不認識此人,我也不是詩人,更沒出席過國際詩歌界活動。

快醒來的寤寐間,甚至得小詩一首,全文當然立刻忘記了,卻留下「黨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卻不是黨的 」這句。

anyShare分享到:

1 thought on “小日子30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