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清場時代」,港人與港府、與北京如何相處

看完53集的《北平無戰事》,重讀張鳴《辛亥:搖晃的中國》。發現書中不乏能以古喻今的句子。

比如,「這個老大的帝國,在進入共和之後,沒有重建一個屬於共和制的秩序,因此,就很難抵禦卡里斯瑪權威的呼喚,很難抵禦再次革命、不斷革命的誘惑。 」

如果把共和改成「民主」,把革命改成「選舉」,似乎也可以套用在中華民國在蔣經國過世後的漫長民主實驗。

「很難抵禦卡里斯瑪權威的呼喚,很難抵禦再次選舉、不斷選舉的誘惑。 」

台灣人不是呼喚過卡里斯瑪權威(Charismatic authority,另譯魅力型權威)如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然後現在又在呼喚韓國瑜、柯文哲或郭台銘「政黨輪替」嗎?

又比如,「好講中庸的國人,其實從來都不會妥協,共和這一步邁出來,所有參與其中的人,包括前立憲黨人,都騎虎難下,加上所謂最先進制度的誘惑,革命發生後的中國只能往前走。」

如果把共和改成「反送中五大訴求 」(不檢控示威者、取消定性暴動、追究開槍責任、撤回送中惡法、林鄭月娥下台等),革命發生後的中國改成「『三罷 』(罷工、罷課、罷市)發生後的香港」,也似乎適用。

香港不可能獨立,「所謂最先進制度的誘惑」也不會收回盒子,(不論以何種形式、哪個時間點到來的)「後清場時代」,港人與港府、與北京如何相處,是大哉問。

許多人還在吹哨,許多人卻認為已看到結局。

anyShare分享到:

1 thought on “「後清場時代」,港人與港府、與北京如何相處

  1. 感覺東方政治是包裹民主外殼,骨子仍是千年來專制帝制的王權之爭。
    東方人關心政客的權鬥,勝於對政策的了解與理性抉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