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能偶爾放下的人

閑散的八月過去,九月開始忙一個短期案子。而且是一周七天,七點半鬧鐘,九點多出門,晚九點回到家的日子。

說是七點半鬧鐘,現在睡眠不穩,常常四點多、五點、六點多醒不等,之前白天可以任性補眠,最近就得硬撐。

然後去一個不熟之處與不熟之人相處,也需要一點適應。還好,大家都和善。

工作內容也錯落有致,有無聊有不無聊。

但基本上有種與世隔絕。我想跟普通上班族差不多。好處是不會一直滑新聞,整天下來也不覺得對世界有愧(我們很渺小)。

除非必要,其他活動儘量排開。連洗曬衣、推拿復健、走操場,彷彿都得精算才有空執行。

但鬆掉的弦偶爾繃緊一些,大概也符合養生。

自選輯比之前少更新。除了前些時預寫許多中國大陸命理系列當存稿,若出現偶爾的空缺,請見諒。

即便愛寫,我也是能偶爾放下的人。



anyShare分享到:

2 thoughts on “我也是能偶爾放下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