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未生》:苦悶的時候,特別該檢討原因

第12集讓人很爽,營業三組的提案順利通過,讓一干勢利眼的老男人也跟著社長的旨意,對敗部復活的案子豎起大拇指。

底層的三個新社員,以學經歷最好的張百基最不是滋味。一場他喝悶酒的戲拍得很好,裏面包含的複雜情緒,從最簡單對同儕先勝出的嫉妒、對別組一個爭議性提案為何取得戲劇性成功的困惑、對公司及領導人如此決策的不了解、乃至對自己曾看輕同梯張克萊的慚愧。

聰明人總覺得自己跑得快飛得高,但組織裏面卻未必給予這樣的許諾。尤其在新人階段,究竟哪個部門哪個主管會優先成為哪個新人的貴人,沒有必然的公式可循。

同梯,在抱怨各自主管的時候,會有一點革命感情。但如果開始有人受到重視,而自己還在磨合與上司的關係,完全做不到重要的事情時,那份抑鬱可以想見。但不檢討自己,只耽溺在抑鬱中,事情不會正向推進。

我喜歡編劇讓張百基下班時,先看到營業三組開開心心要一起去吃晚餐,而自己滑手機看到幾個名字都不想約,看到直屬主管姜代理的名字猶豫了下;剛好姜代理出電梯,問他一句話後,就正常下班。

張百基一定在想,為何我的小主管從來不約我吃飯喝酒呢?但他更該想的是,如果白天在辦公室的氣氛就已經那麼不自然,為何主管會約你下班後談心——尤其在韓國那種處處講求輩分尊卑的環境?

事出必有因,人苦悶的時候,特別該檢討原因。

anyShare分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